Lex恶魔王子列表

首页图文正文605

Lex恶魔王子列表

本文核心词:战锤,战锤40K,战锤40000

译者:御坂妹妹type0

校对:loksunl

原帖:

未分化信仰

(意即将混沌整体作为信仰不单独信仰某个特定神的王子)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达拉‘利斯(Dharleth)

达拉利斯是黑军团的恶魔王子,在宣誓效忠阿巴顿之前,他是午夜领主的一员。

165.M37-Antecanis大屠杀:达拉利斯作为阿巴顿的先锋,带领着黑军团对持Antecanis IV的帝国指挥官Monarchive。

Gellgaar(游戏黑暗千年)

资料未知

格拉斯特克斯(Gralastyx)

作为黑军团的一部分,格拉斯特克斯在普罗米修斯之战中带领了一支混沌星际战士和恶魔组成的军事力量降临在Heletine世界上。乌木圣杯教会的战斗修女终止了由狂暴的附魔战士组成的攻势,格拉斯特克斯被显现的圣赛斯汀亲自击杀。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茵盖瑟尔(Ingethel)

恶魔王子茵盖瑟尔,也被称作升华者。茵盖瑟尔是土生土长的卡迪亚人,混沌诸神任命她去指导罗迦进行朝圣,她也因此晋升为恶魔。此 后,她引导怀言者的锯齿太阳连队进入了恐惧之眼并带他们目睹了第一个陨落的艾达帝国遗址。茵盖瑟尔告诉怀言者,艾达所受的折磨以及他们的陨落皆因为他们在升华之时未能接受原初的真理。他们使一个代表了愉悦和希望的神明诞生,但却丝毫不敢到欢乐。在向锯齿太阳连队展示原初真理之后,茵盖瑟尔引导罗迦穿过恐惧之眼并向他展示以前世界中的艾达。在他投靠混沌之后,茵盖瑟尔也列席于荷鲁斯的议会之中。

Kaastellck(来自游戏黑暗千年)

克瑞格·阿斯柏斯(Krieg Acerbus)

克瑞格·阿斯柏斯是未分化信仰的恶魔王子,他率领银河中最大的一支午夜领主战帮。

在荷鲁斯叛乱和康德拉·科兹死亡之前,阿斯柏斯是午夜领主的八连长,他与一连长Zso Sahaal进行着长期的派系争斗。阿斯柏斯声称午夜游魂预见到Sahaal的消失,并且默许了此事发生。即便此事“值得唠叨”但阿斯柏斯并不会因此模糊自己的视线。

阿斯柏斯也声称午夜游魂希望军团以他的名字在帝国境内散播恐惧——这与Sahaal声称的科兹将恐惧作为一种工具的理念相冲突——但阿斯柏斯从未达成过他的终极目标。

但其实,阿斯柏斯、塔罗斯和Sahaal对于午夜游魂的遗产和意图都给出了相互冲突的解释。

角神(Horned God)

角神是有着强大力量的混沌恶魔王子。他被描述为一个由恶意与阴影构成之物,以与仆从签订亵渎的契约而出名——给与他们力量并换取他们的灵魂。在过去的M40,他聚集了强力的邪教徒、恶魔和几个午夜领主战帮来达成他的意愿。他很快就成为了艾思申战争中最大的混沌军阀。

角神是强大的战士,他轻易就打发了将几个驱魔者伊诺克卫队(Exorcists Enochian Guard)的终结者,并且在艾思申战役位于死亡世界拜耳法格(Belphago)最终决战中轻易拜托了爆弹和激光构成的包围网。最终,以驱魔人神圣无畏萨博拉(Sybra)的牺牲重创了恶魔王子,并且智库迈尔凯特( Malachite)以力场矛将其送回了亚空间。尽管如此,角神和他的军队仍在战斗中消灭了连队几乎三分之一的有生力量。

罗迦(怀言者基因原体,不做累述)

Malphas(来自游戏黑暗千年)

姆‘卡(M’Kar)之前已有翻译不做累述

Mortechaan(来自游戏黑暗千年)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辛德·米尔

辛德·米尔是阿尔法军团的术士,在拜尔领主搜索梅伦迪肯期间,他进行策划收买了本地的兽人,为混沌势力搜索星球争取了时间。在此期间内,他以自己使用混沌力量取得梅伦迪肯大捷之事带着嘲笑腐化血鸦智库伊萨多·阿卡伊欧斯。最终伊萨多屈服于混沌并被自己的老朋友血鸦连长加百列·安洁罗所终结。

之后,当经过了更多的牺牲以及必要的时间之后,辛德骗拜尔与最终杀死拜尔的安洁罗一战。辛德逃脱了混战并使自己成为了有着梅伦迪肯力量的恶魔王子,尽管他很快就被血鸦所击败。

在凡人形态时,他能使用各种灵能,并持有一把疯人院之杖。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侯尔·马格荣(Kor Megron)

翻译:@诚言戒谎

在荷鲁斯大反叛爆发之前,马格荣就已经为帝国赢得了很多荣誉,其中包括征服爱迪欧林姆。然而在荷鲁斯战败之后,马格荣抛弃了他过去的荣耀,并且向混沌效忠。他最伟大的成功实在教堂世界罗达科上,在这里,怀言者和匆忙聚集起来的帝国军队交战了3个月。在战斗中,马格荣推到了一个50英尺高的圣像,他将这代表着忠贞以及救赎的圣像推到在了无数帝国战死的士兵中间,以此种亵渎来取悦混沌。当由审判庭支援的帝国卫队发动新一轮攻势时,候尔耸立在自己邪恶的圣地之上,对着黑暗之神高声的宣读着自己的奉献。为了回报他的忠诚,在一连串变异之后,他的身体升华为了恶魔亲王。马格荣拽下圣像手中的巨大大理石剑,变化之力萦绕着这把石剑,并且还很快将其腐化成了一件利器。接着,马格荣大步的走出了教堂,继续为黑暗之神战斗。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安格拉·曼纽(Angra Mainyu)

安格拉·曼纽在荷鲁斯叛乱期间是怀言者的指挥官同时也是卡尔菲罗青睐的中尉。他之后升华为了恶魔王子,但最终失宠并变为了混沌卵。

荷鲁斯叛乱期间

安格拉在星球卡利斯上重组并领导一只怀言者的打击力量以对抗极限战团。他喜欢在最前线指挥快速突击力量。一支由迈特尔(Mettare,安格拉的三个副官之一)指挥的大型的星际战士突击部队作为他的支援,只要突击部队与敌人展开交锋,达拉斯(Draas)指挥的战术部队和安格拉赫尔(Anglachel)指挥的重武器组就会开始压制射击。同时安格拉的术士也会召唤恶魔从极限战团的侧翼展开攻击。虽然安格拉在战斗中被多次重创,但是他都在混沌之力下奇迹般的恢复了——他也以此证明了他的行为受到混沌的偏爱。

尽管荷鲁斯最终失败,并且怀言者从增援来的极限战团的战斗中撤回了恐惧之眼,安格拉仍想继续他对于帝国的战斗。他的副官达拉斯试图警告他不要这么做,却被安格拉职责为“胆小鬼和懦弱的人”,安格拉被自己未能摧毁极限战团的失败所逼疯,并渐渐滑向病态的边缘。

第13次黑色远征期间

在13次黑色远征爆发前不久,安格拉被混沌之神赠与恶魔力量晋升为一名恶魔王子。但是在13次黑色远征中他变成了完全的疯子,他有勇无谋的对帝国不断发起攻击。他很快失宠并因自身的缺憾变为了混沌卵。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奈莫拉斯(Nemeroth )

奈莫拉斯是领导着奈莫拉斯神选者战帮的混沌领主。他穿着终结者护甲并显现出灵能力量。他通过亚空间门入侵了锻造世界格莱雅,那莫拉斯渴望跻身恶魔之列。尽管他能够将自己的混沌星际战士、恶魔和叛军释放在被由提图斯指挥的极限战士2连所控制的格莱雅上,但他最后还是被提图斯亲手“杀死”。

在之前奈莫拉斯可能已有部分被升华,因为提图斯杀死他之后又听到了他的声音,因此奈莫拉斯仍有可能以恶魔王子的形态存活于亚空间之中。

佩特拉博(钢铁战士基因原体,不做累述)

佩尔赛特(Periclitor)

佩尔赛特伪誓者是一个从832.M33卡斯蒂利亚五(Castile V)大屠杀时开始其漫长升魔任务的怀言者领主。他的成就包括:杰罗姆的殉道{被帝国称作纯洁的杰罗姆,或被佩尔赛特的军队称作SB的杰罗姆(Jerome the Fool)或瞎B的杰罗姆(Jerome the Blind)};泰拉第五装甲团提督的最后一战;哨兵岭与灰骑士之战;在5千年建团纪念日前夕伏击哀嚎狮鹫战团战团长长和一连;以及谋杀红衣主教巴瑞(Bray)。这些源自佩尔赛特连续攻击的事件最终导致了川-克劳尼Trans-Kurani的不同派系因税收和防御问题展开了内战。

当被认为是地区冲突的布劳恩四的什一税战争(Braun IV)爆发之后,其始作俑者佩尔赛特终于在187.M39晋升为恶魔。

Tkarrquo(来自游戏黑暗千年)

凯尔奈科斯·沃德若雷斯(Kernax Voldorius)

他是一个残酷且亵渎的军阀,他于034.M38唤醒血潮并将暴行扩展至建都世界罗兰以及盲目希望,此行导致了数十亿人的死亡。他带领阿尔法军团于M41突击了卓然。他也是白疤最大的敌人之一,曾数次逃脱了狩猎大师的追捕。

当他被第51任狩猎大师科萨罗可汗追捕时,沃德若雷斯正作为被腐化的帝国堡垒世界昆图斯的首脑。在那里,他的军队正与后来协同白疤作战的史莱克指挥的暗鸦守卫交战。并肩战斗,星际战士和他们之中的英雄与恶魔王子和他变异的随从在帝国大教堂前展开了最后一战!

虽然他精于战斗并重创了很多忠诚者,但最终被史莱克撕碎,其被可汗斩首的尸体被钉在了皇帝雕像之上,他的头骨被置于了白疤修道院的诸多战利品之间。

巴尔本·法尔克(Barban Falk)

叛乱时代

在荷鲁斯之乱是,巴尔本·法尔克是佩特拉博的三叉戟(钢铁战士的一种特殊结构)中的一员。一次在艾达古墓城堡深处的激战中,巴尔本被一个实体恶魔所接触。他使用亚空间存在的力量指挥及控制钢铁战士,在从艾达墓穴世界扭-沙克·卡拉斯(ny-shak Kaelis)逃出后,一连长福瑞克斯(Forrix)以他的名字称呼他时,他回答道:“我已不用那个名字,我仅仅是一个战争铁匠(I no longer know that name, I am simply the Warsmith)”

叛乱之后

在过去的41千年中,“战争铁匠“被描述为一个包裹着恶魔盔甲的强大战士,他所散播的恐惧甚至能影响到他那些冷酷副官。他领导一支庞大的连队入侵帝国世界海德拉之心,”铁匠“想要掀开号称不可攻陷的帝国要塞并偷取其中隐藏的大量基因种子,他希望此举能够获得混沌诸神的青睐并将他晋升为恶魔。经过血腥的战斗,他实现了愿望并被晋升为了恶魔王子,他从自己部队唯一存活的冠军汉索(Honsou)身边离开并开始了亚空间之旅。

在其晋升之前”铁匠“是米德加德(Medrengard)之上的哈兰-格洛(Khalan-Ghol)要塞之主。除了他的军事能力,他还是几个对混沌知识古籍感到兴趣的收集者。在堡垒被摧毁之后,汉索找到一个告知他恶魔王子姆‘卡重生位置的古籍。

未知/未确定

这部分恶魔王子的信仰未知

比拉克

已有翻译

博文格尔(Beublghor)

博文格尔是一个指挥着庞大放血鬼军团的恶魔王子。他的物理形象表现为一个头部为亚空间传送门的巨型包裹着盔甲的水蛭。在早于M40的一个时点,他将原本是骷髅的墓穴世界的科坎纳斯(Cocholos)的人口屠杀殆尽并将那里作为自己的巢穴,他将那里变成了一个无生命的星球并挖掘进入了其核心。当骷髅的王朝联网程序(Oltep Dynasty)终于在052.M40苏醒后,他们和博文格尔在星球核心展开了战斗。最终,博文格尔抹销了骷髅仍统治着他的世界。

赫尔佩特斯(Herperitus)

赫尔佩特斯是混沌恶魔王子之一,他使灰骑士大导师殴里昂(Orias)支离破碎,殴里昂在此战后进入了灰骑士无畏。

麦克瑞瑟瑞克斯(Mklrathirix)

麦克瑞瑟瑞克斯是一个统治愚人的天堂(Fools Paradise)世界的恶魔王子,他被最后机会者的谢法上校所杀,该任务最后只幸存了两个人。

尼克布瑞安南(Nekaybraianon)

尼克布瑞安南是被审判官安铎金(Adorjin)无情追捕的恶魔王子。

一艘审判官庭的黑船在安铎金年轻时将她注册为一个强大的灵能者。通过一连串可怕的审判庭安全失误尼克布瑞安南得以附身在年轻强大的安铎金身上并以此溜入注册她的黑船。他如同使用自己的身体一般使用她的身体来对一同前往泰拉的乘客进行可怕的罪行。在日后成为她的主人的审判官马尔丹尼(Mardaine)的帮助下,安铎金完成了几乎不可能的行为——从身体中赶走了尼克布瑞安南。

马尔丹尼将安铎金选作自己的随从并训练她恶魔审判之道直到她准备好击败试图侵犯她的恶魔。同时尼克布瑞安南已返回现实宇宙一段时间,他在每个以他偷来的灵能者的肉体所旅行过的世界上创建了邪♂教。安铎金完成了她职业生涯的训练并消灭了每个试图占据她或是她的敌人的占据者。最终恶魔王子被安铎金逼得走投无路,他试图占据一个年轻的灵能者以期冀混入黑船躲避追捕,审判官早已计划好一切并等着恶魔通过此船进入亚空间。

凭借着审判庭赠与的圣剑“光明斥责”,安铎金与尼克布瑞安南展开了决斗。被附身的灵能者已经变异成为了一个血盆大口中长满锯齿状牙齿的巨大触手怪物。在长时间的战斗之后,安铎金终于将圣剑深深地插入了恶魔的身体,刺穿了他的心脏,并给予他永恒的死亡。尼克布瑞安南精神的死亡不仅杀死了审判官和乘客,也使飞船永远飘荡在亚空间之中。

帕若’戈特拉( Pharaagueotla)

帕若’戈特拉是远古的恶魔王子,他见证了银河的诞生和毁灭,并将毁灭星系作为自己的娱乐。

当人类进化为新的有思想种族时,此种族的狡诈和背信弃义彰显了恶魔的毁灭天性,他降临于古老的泰拉以娱乐自身。数千年内,此恶魔将人类作为棋子在地球表面上玩着自己的毁灭游戏。随着神皇的到来,帕若’戈特拉的恐怖统治也宣告结束。神皇以最初的基因工程造就的超人战士组成的军队将其恶魔王子驱离了人类的家园。穿过整个宇宙的恶魔最后被逼到了被称作卡拉斯·赛弗兰(Karis Cephalon)的世界。神皇在他自己制造的强大武器“天使”的帮助下毁灭了人类的敌人,并将此恶魔禁锢在星球的根基之中。

一万五千年的禁锢,恶魔终于由被误导的审判官李奇登斯坦(Lichtenstein)所唤醒,他认为被禁锢的恶魔应该清楚这个充满禁书和技术奥秘的异端图书馆(Librarium Hereticus)的位置。恶魔将其心灵力量作用于审判官之上,他认为审判官有能力将其释放。数千年的首次苏醒之后,恶魔试图欺骗审判官解开卡拉斯·赛弗兰的网道门,由于相信自己的搜寻已经结束,李奇登斯坦开始打开网道门,但却被一只跟踪他的审判官凯瑟尔(Kessel)阻止。

由于计划失败,帕若’戈特拉利用因他的苏醒而聚集的追随者绑架了一个强大的灵能者,他想要附身于其上以逃离自己的远古囚笼。恶魔和他的追随者集中在佩格纳斯(Paganus)上进行灵能者的附身仪式。再一次,他的计划被凯瑟尔和复仇的李奇登斯坦破坏了,当恶魔开始附身时,审判官们摧毁了用于附身的身体和恶魔王子——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恶魔又一次失去了自由,他开始再次在卡拉斯上漫步,寻找着下一个宿主。最终他找到了红衣主教寇登扎卡( Kodazcka)做其宿主。利用幸存的追随者,他绑架了寇登扎卡。随着一个附魔仪式,他附身于红衣主教,并且开始在赛弗兰成挥霍着刚获得的自由。

此星球上的审判庭代行者认识到只有一件武器可以终止帕若’戈特拉:天使——神皇用在此武器的帮助下禁锢了这个恶魔。察觉到自己憎恨的宿敌将要被唤醒,恶魔王子打通了前往赛弗兰水晶宫的通路,代行者可以在那里找到天使的棺柩。再一次,两个古老的敌人爆发了战斗,他们战斗过的地方留下了大量弹坑。终于,天使成功将剑送入了恶魔的身体。天使升至高空,并将失败的恶魔王子投向地面。

莎莉士恶魔

下面记载的是信仰莎莉士的恶魔王子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艾比西亚(Abyssa)

艾比西亚是一个在荷鲁斯之乱时代活跃的恶魔王子。

Balzropht(来自游戏黑暗千年)

巴斯克’哈尔(Braskhhar)

巴斯克’哈尔是莎莉士的恶魔王子。他被称作“狡诈者”和“先驱”,他在伽德梅尔(Galdemor)上屠杀了上千生命。

凯瑞迪亚女士(Lady Charybdia)

凯瑞迪亚女士统治着位于恶魔世界中的名为特瑞范迪斯(Torvendis)的城市,其拥有百万只信奉莎莉士的信徒。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毁灭骑士(Doomrider)

毁灭骑士的起源是一个谜。他之前曾是一个星际战士,除此之外无法知晓更多。据传闻,他曾是皇帝之子的一员,他领导他们在泰拉之战时肆意妄为。但另有资料说,他来自于完全不同的连队,并在大冲刷行动(the Great Scouring即帝国对荷鲁斯之乱后的反击)之后叛变。

他挥舞着残酷的恶魔剑,骑乘着装有恐怖刀刃和尖刺的恶魔附体摩托。他无情的追捕着自己的猎物并在战场上留下血腥的足迹。邪教徒可以通过仪式召唤他来帮助混沌势力,但是他在自然界有着高度不可预见性并且他无法在物质宇宙停留很长时间,所以他突然返回亚空间的情况很常见。

无数白疤的狩猎大师将他作为目标来追捕。他们全都失败了——他们无法将他的头带回Chogoris——他们要么两手空空的返回,要么自己的脑袋反被插在恶魔坐骑之上。最近一任狩猎大师,可汗科萨罗发誓取得恶魔的头。在躲避了科萨罗四次之后,毁灭骑士被追至纱卡VI(Shaka VI)。这个星球几乎已经挤满了被毁灭骑士控制的邪教徒,而且他们根本没把带领着同袍搜寻毁灭骑士的科萨罗当回事。科萨罗于战斗中击败了毁灭骑士,当毁灭骑士试图拖着科萨罗一通通过传送门返回亚空间之时,狩猎终于结束。在他们到达亚空间之前可汗关闭了传送门,愤怒的科萨罗将手臂勒住毁灭骑士的脖子并将他的头扯了下来。让科萨罗惊讶的是,毁灭骑士仍然没死,他的头颅仍在可汗手中蠕动。尽管毁灭骑士想要说话,但狩猎大师穿透了他的下巴并将其带回了白疤。当狩猎结束后,他们带着毁灭骑士仍然存活的头颅回到了Chogoris。

召唤仪式

恶魔审判庭能够翻译一部分用于召唤毁灭骑士的仪式祷文。

哦,我主莎莉士,放出你的仆人,恶魔王子毁灭骑士!

让我们的敌人在他恐怖的面孔前战栗、敬畏!

赐予他们美妙的灭亡,让他们被其战车燃烧的车轮碾碎!

允许他们被毁灭骑士悸动的恶魔剑与脉动枪射出的等离子屠杀时感到欣喜!

在他们死于您最神圣的造物之手时给与他们惊喜和欢愉以转瞬即逝的快乐!

哦,我主莎莉士,因这些原因和那些嘲弄和取笑我们想象力之人,我们祈求您,放出您的仆人,毁灭骑士!

伊利斯瑟拉斯(Elyssarsirath)

伊利斯瑟拉斯统治着被简单称作不朽哀伤(Immortal Sorrows)的恶魔世界。伊利斯瑟拉斯永恒的折磨着捕获的艾达灵魂。

福根(帝王之子基因原题,不做累述)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尤里乌斯·凯瑟润(Julius Kaesoron)

尤里乌斯·凯瑟润是大叛乱以及大远征期间的帝王之子一连长。

凯瑟润是艺术的狂热爱好者,他经常读诗(特别是跟随63远征舰队的 Ignace Karkasy所作的诗)并在皇帝之子和第28远征舰队的皇帝骄傲号上出息音乐会独奏。

在净化阿拉伦(Cleansing of Laeran)时,凯瑟润和原体福根一同在拉尔神庙作战。凯瑟润——和很多进入神庙的人一样,在战斗之中和之后——对此地弥漫的事物和声音感到愉悦不已,所以他一直在战斗中寻求某种方式来刺激自己的感官。在福根被莎莉士恶魔附身之后,帝王之子从一个追求完美的军团变为了一个追求自我享乐主义的军团——一个凯瑟润更想追求的军团。

在伊斯塔万III战役之前,凯瑟润与福根一同会见了菲勒斯·马努斯,他们想尝试动摇铁手的原体,让其加入荷鲁斯一派。当菲勒斯·马努斯拒绝并被福根攻击(未被杀死)时,凯瑟润也攻击了铁手的代表——加布里埃尔·珊特(Gabriel Santar),他几乎要用闪电爪将其杀死。

在伊斯塔万III和登陆点大屠杀之间,凯瑟润和军团参加了马拉维开放——一场由记录者Bequa Kynska主演并在拉尔神庙上举办的演唱会。交响乐团(一些沉迷于放荡性行为和疯狂杀戮的堕落者)迷惑了凯瑟润和他的追随者,助长了他们对于感官刺激的渴望,此事就如同登陆点大屠杀的开始一般。如同疯子般尖叫,敏捷的在战场上跳跃,科瑟润再一次面对铁手的一连长。这场战斗给两人都留下了痛苦(实际上,凯瑟润只感受到了高潮般的狂喜),珊特被杀了……带着凯瑟润的感谢。“这真是极好的(That was exquisite)”这就是珊特听到的最后的话。

在那之后,凯瑟润在伊斯塔万III上只进行了很少的实质性的打斗,取而代之的是,他玷污了死者的尸体——从他们身上取走一小部分来作为奖品装饰自己的盔甲。

在荷鲁斯叛乱期间,凯瑟润晋升为莎莉士恶魔王子。在M41,他试图通过开放的亚空间裂缝吧莎顿内丝(Shardenus)转变为恶魔世界。但被铁手的克兰·诺肯(Clan Raukaan)终止。

莱尔诗·内尔拉斯(Lilesh Snarelust)

莱尔诗·内尔拉斯是莎莉士的恶魔王子。为了满足欲望,在487.M39,他集结了恶魔站帮进入了接近恶魔之月的帝国世界。由于入侵地过于危险且接近工艺世界,萨米-汗的艾达在接下来的五年做出了回应。风骑士有条不紊的战胜并消灭了莎莉士部群,萨米-汗的志高领导Nuadhu

最终于内尔拉斯展开了战斗。尽管有其侍女的干涉,Nuadhu的喷气骑士仍为其争取了时间,让他能用圣枪刺入内尔拉斯的心。在他被驱逐回亚空间后,他留下的恶魔和混沌崇拜部族也很快被艾达无情的消灭了。

蓝宝石王(Sapphire King)

蓝宝石王是一个莎莉士恶魔王子也是铁手著名的敌人。他领导着崇拜蓝宝石王的邪教徒和帝王之子在Ulmetrican Reach和Skarvus Ambush战争期间与铁手战斗。蓝宝石王腐化了很多铁手,尤其是在Gaudinian Heresy中腐化了铁手之父Kristos(Iron Father Kristos)。但在战斗的高潮,他被铁手的Epistolary Lydriik所斩首。

詹纳斯丁格’干(Zhannaoshdaerggan)

詹纳斯丁格’干是莎莉士恶魔王子。被凡人乘坐堕落之鞭。他以恐惧和战栗为食,并且他会降临在有足够恐惧和战栗散发而出的战场上。他指挥着一个强大的恶魔军团。

纳垢恶魔

腐臭的阿奈瑟瑞克斯(Anathrax the Foetid)

腐臭的阿奈瑟瑞克斯,最初被称为安特南·特雷克斯,一位纳垢王子。特雷克斯作为人类管理官员出生在安彻斯(Unctious),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崇拜纳垢的被称作安博教的混沌教徒领袖。特雷克斯最总组织了一场在安彻斯上的叛乱,他结合教徒自己的巫术和造访星际通讯部得到的占卜召唤了一场名为乌鸦之眼(Crows Eye)的笼罩了整个区域的超大规模亚空间风暴。纳垢的力量从亚空间渗透入了整个星球,特雷克斯的骨头与整个星球的人口一起腐烂,但作为计划的一部分,腐朽之主给予了他奖励,将其变为了恶魔王子。不久他就领导了一只反帝国混沌联盟参加了怒火远征 (Crusade of Fire)。

阿尼克斯垂克(Anexthrok)

阿尼克斯垂克是一个纳垢恶魔王子。在掠夺者阿巴顿摧毁了恶魔军团之后,阿巴顿和他的黑色军团用亚空间魔法禁锢了他并强迫喂给他他自己的残余勇士,直到阿尼克斯垂克同意效忠。

鲍茨赖兹(Botchulaz)

鲍茨赖兹是纳垢的大不净者同时也是王子。

鲍茨赖兹声称自己曾与皇帝交战,甚至连皇帝也不能杀死他。

在M39,鲍茨赖兹来到巢都世界亚瑞乌斯(Hive World Aerius)向人们传播他的瘟疫,并误闯入艾达的古老黑色金字塔陷阱。由先知柯瑞奥领导的艾达从天而降,屠杀了现存的帝国士兵并开始进行仪式抓捕金子塔内的鲍茨赖兹。然而太空野狼在审判庭和帝国卫队元素之灵(elements of the Imperial Guard)的帮助下在艾达完成仪式之前突击了艾达并缴获了利克斯护身符(Talisman of Lykos)。在交战期间,护身符被毁坏成为三个独立部分,并且进入了休眠状态。一部分被太空野狼取走,一部分被审判官达克( Darke)获得,还有一部分被高尔特(Galt)帝国卫队指挥官布莱恩·博伊斯(Byran Powys)作为了纪念品。

黑金字塔以其无数咒文、艾达之灵(Eldar spirits)和每三千年星辰落下天空、月亮处于正确位置才显示出其漏洞的复杂法阵压制着鲍茨赖兹。在被囚禁期间,鲍茨赖兹只能通过心灵感应与他的仆从沟通,他最终探索了这陷阱的每一部分并做好了回归的准备。

通过他的操作和他的追随者,亚瑞乌斯被一场致命的瘟疫所害。审判官伊凡·斯滕伯格和他的徒弟卡罗·伊莎听从Oracle of Chaeron,开始寻找护身符以结束这场瘟疫。他们不知道,他的手下斯特恩,审判庭星舰真理之光的指挥官古尔已经追随了鲍茨赖兹。

斯特恩从太空野狼的战利品宝库获得了第一块护符。在太空野狼的帮助下,他们从入侵了高尔特兽人老大古尔戈手里获得了第二块护符。他们最终从遍布基因窃取者的太空废船上找到了第三块碎片。完整的护符被带到了黑色金字塔的中央,尽管其中的艾达鬼魂警告了他们,但鲍茨赖兹还是被解放了。鲍茨赖兹向他们讲述了自己被囚禁的故事并叫古尔上前领奖。但罗格纳黑须用他的爆弹手枪射杀了古尔。卡罗·伊莎用自己的灵能与鲍茨赖兹交战,但他重创了她。鲍茨赖兹重新唤醒了古尔并命令他杀死所有人。接着他就开始释放一个强大的法术,汲取金字塔的能量作为燃料,并转变瘟疫的受害者为瘟疫僵尸。但斯滕伯格和太空野狼让鲍茨赖兹分心了足够长的时间,足以使卡尔使用利克斯护符将其再次封印在黑色金字塔里。这之后,亚瑞乌斯的瘟疫迅速结束了。

多年以后,当罗格纳成为狼主并领导自己的大连抑制位于海斯派瑞达(Hesperida])上的混沌叛乱时,一个面罗格纳面对的术士对他说:“鲍茨赖兹问候你”。罗格纳没有被此话干扰,但他相信该恶魔的监狱仍然存在,并且,最糟的可能是,鲍茨赖兹已经成功的向他的另一个追随者发出了信息。

格莱特格拉·沟疮(Glutgora Runnelsore)

格莱特格拉·沟疮是纳垢的恶魔王子。其重生自扭动的纳垢灵苗床,现在位于掠夺者阿巴顿一侧。

格尔格莱什(Gurglish)

格尔格莱什是纳垢的恶魔王子。因大腐败(Ever-Rotting)而被知晓,他在帝国世界高德摩尔(Galdemor)屠杀了上千人。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伊格纳西乌斯·格鲁尔格(Ignatius Grulgor)

伊格纳西乌斯·格鲁尔格是死亡守卫军团在荷鲁斯之乱时期的二连长,他现已晋升为恶魔王子

大叛乱

格鲁尔格诞生于巴尔巴布斯,并且像他的军团的很多人一样,他鄙视他的兄弟从泰拉训练中带来的古老传统。他很固执,并且总在寻找机会给基因原体莫塔里安留下深刻印象。在伊斯塔万III战役前不久,格鲁尔格和他的手下被一连长泰丰(后泰福斯)安排与计划要被消灭的纳萨尼尔·伽罗(Nathaniel Garro)和他的忠诚战士一同 驻扎在护卫舰爱森斯坦(Eisenstein )上。但他失败了,他在与伽罗的手下战斗时被病毒炸弹所伤,并被杀死。

但当爱森斯坦试图穿过亚空间从伊斯塔万星系逃回地球时,船上的盖拉立场开始失效,格鲁尔格和追随他的变节者受到纳垢的赐福获得了新生。他们再次对忠诚的死亡守卫发起了攻击,格鲁尔格设法使用纳垢腐败感染了一个伽罗的手下索伦·德西乌斯(Solun Decius)并几乎取得了对伽罗的胜利。在绝望中,伽罗紧急命令返回现实宇宙,失去了亚空间地狱之力的加持,格鲁尔格和他腐败的兄弟们被击败了,他们的灵魂被吸入了非物质世界(Immaterium)。

美杜莎IV

伴随着美杜莎V的陷落,伊格纳西乌斯·格鲁尔格以恶魔王子的形态再现并领导着混沌星际战士对美杜莎IV展开了攻击。一场著名的战役是对马卓拉斯修道院的洗劫,那是一处有上千足够强大的星语者能向帝国各地传达信息的星语者之家。更重要的是,他巨大的沉思存储库(cogitator banks)记载了星语者超过两千年的记录,其被视为帝国不可估量的财富。修道院围攻持续了数周,又或许是数月。但格鲁尔格和他的瘟疫战士使对抗帝国卫队驻军变得简单,该驻军配有三辆来自莫迪安铁卫的莱曼鲁斯坦克。格鲁尔格徒手扯掉了一辆的顶棚,然后将充满瘟疫的秽物填满了乘员室,与此同时,混沌兰德荒凉的摇篮号击穿了另一台的炮塔。第三辆兰德想要退回大门后,但格鲁尔格冲向了他,并将其翻了个底朝天。打开修道院大门只花了混沌星际战士不到1小时的时间。一支战斗修女部队受命清理修道院并搜寻数据库,但现已充满污物的走廊拖慢了她们的速度,格鲁尔格已将星语者杀害,并且搬空了数据库。格鲁尔格迅速撤出了修道院,尽管女牧师玛格达追缉他们到了周围的山谷,但他们从这个星球神秘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化脓的裂口标志着他们的到来。

东道主(The Host)

“东道主”此名字用于命名一个纳垢恶魔王子,和他的第一次遭遇是在帝国世界47 卡佩拉上(47 Kapella,黑暗异端1,22页)。

“东道主”起源自驻扎在47卡佩拉上面的在血腥的内战中寻求和平的帝国卫队109营地。纳垢看到了一个传销他的“礼物”的机会,于是他在109营地广散致痛的瘟疫。绝望和折磨,109营地的士兵无助的乞求着任何愿意聆听他们的救世主。“纳垢老爹”聆听到他们的呼唤,他将感染的卫兵转变为诱惑力但是挂满腐肉的怪物。如同瘟疫扩散般,这些被纳垢碰触到的人开始传播他们的疾病和荣耀。这些人称自己为天灾,并突袭了109营的教会和医护骑士野战医院。他们散播瘟疫并且感染者很快便为了瘟疫携带者(N系Troop恶魔)。

从恶魔审判庭来的援助抵达了109营地。审判官lystug和他的随从们在轨道轰炸后走遍了109营地。审判官和修女的医护骑士发起了对109营地的联合突袭,在那里他们不仅遭遇到了瘟疫僵尸和瘟疫携带者,还遇到了感染营地的核心力量——“东道主”。坐落在营地中心的东道主坐在被飞舞的蝇群包围的浮肿尸体之上,受到黑暗力量所加持。“东道主”——第一个向纳垢祈求援助被感染帝国卫队士兵,现已因其绝望和承诺受到嘉奖,隐藏了真名成为了恶魔王子。审判官lystug和修女以祈祷和医疗化学药剂使其衰弱。审判官lystug接着进入了并发动了由修女创建的纯洁之环,一道灵能力量击倒了“东道主”并将其放逐回了亚空间。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玛蒙(Mamon)

之前已有翻译,不再赘述

翻译地址: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墨菲达斯特(Mephidast)

墨菲达斯特,也被称作瘟疫劫掠者墨菲达斯特,纳垢的恶魔王子。他是制造多种瘟疫的工匠,并且他指挥着一支由狂暴的恶魔、瘟疫战士和邪教徒组成的强大的战帮。

据传说,墨菲达斯特以凡人肉身降生。注定成为墨菲达斯特的男人沉迷于伤残与疾病,更具讽刺意义的是,他成为了医药部门的专家(Adept of the Officio Medicae)。肢解事件和大规模中毒事件愈发频繁,最终他被当局逮捕并被关在了一个黑暗的地牢中,随着被隔离他慢慢失去了理智。他开始在墙壁上写下来自于他“想象”的潦草痕迹和符号,然而他最终明白这些并非来自于他的意志而是来自于至高力量的呼唤。随着他将自己奉献于这些符号,他的身体开始成长,尽管他本身营养不良。随着时间推移,自然的腐败腐烂了他房间的囚栏。逃脱出他的房间后,他开展了狂暴的、强大的亚空间化学战并击溃了当地医药部门。最终,整个世界死于瘟疫和疾病。他的守护神满意了,墨菲达斯特获得了瘟疫之神的厚爱,变为了混沌冠军,并能自此死亡世界离开。他将展开传播纳垢意志的不洁旅途。

在墨菲达斯特的旅途中,他的唯一目的是通过蔓延瘟疫扩大纳垢影响而不是征服他人。他在巢都中培养了大量携带僵尸瘟疫的害虫并将存活的帝国官员制成了枯萎手雷。随着亚空间风暴旅行至红洞(Hadex Anomaly),墨菲达斯特带领着一支纳垢追随者和纳垢恶魔组成的部队对那里的恐虐站帮展开了作战。他取得了新的胜利,并宣布新的世界是纳垢的恶魔世界——这是他的晋升的最后阶段。纳垢将墨菲达斯特提升为恶魔的一员并将其征服的世界作为他的领域。获得不朽之后,墨菲达斯特将其怒火转向帝国,并将Achilus Crusade定为主要敌人。

莫塔里安

死亡守卫基因原体,不再做赘述。

辛烈志恶魔

阿巴克斯(Abraxes)

阿巴克斯是一位恶魔王子,也被称作命运工匠和时间工程师。他居住在银色之城中变化之神辛烈志的宫廷之中。出于一些未知的理由,这个恶魔特别关注饮魂者连队的智库萨耳珀冬并开始了一系列复杂的计划以将其转变为混沌。连队之父伊斯尔(Father Yser)在梦境中见到了这一实体,它向他展示了荣誉,尔伊斯尔献上了崇拜。一些锻造世界Koden Tertius上的居民,比如同样接收到梦境的Sasia Koraloth 和ElHirn,他们认为时间工程师是机械神祝福的化身,他引导这些人用他们的魂矛(Soulspear)研究作为祭品来换取真理。同时,连队之父伊斯尔成为了饮魂者的向导,没有人知晓其真正的本性,他们在不知情中对抗帝国并被宣布为帝国的叛徒。在遇到阿巴克斯之后,恶魔剥离了伊斯尔的意志并因此杀死了这个忠诚的崇拜者。事发后,阿巴克斯尝试转变萨耳珀冬和他的同袍作为自己的仆人和士兵。但是萨耳珀冬拒绝了他并以魂矛这一神圣的武器杀死了他。

寇福里茨·厌恶之心(Corflich Loatheheart)

寇福里茨·厌恶之心是辛烈志的恶魔王子。

寇福里茨从四神恶魔组成的战帮莫德瓦(murderval)中寻求力量,当战帮领袖闪耀的瑟尔被艾达和黑艾达联军击败在洛赫克( Lohiac)时,厌恶之心欺骗瑟尔将战帮的操控权交给他,并且他会在归还时附上一百万辛烈志的灵魂。然而瑟尔很快就发现自己被囚禁在不灭堡垒( Impossible Fortress)并且莫德瓦已处于厌恶之心的控制下。

他的首次行动是在三个血腥且疯狂的夜晚根除农业世界多思(Dortun)的所有人口。然后他从钛帝国的氏族世界瓦罗拉(Viorla)绑架了三百名火战士并将它们丢在了纳垢的花园让他们自生自灭。他最大的功绩就是对于罗赫克之战幸存者的复仇。厌恶之心屠杀了在死亡世界雷斯上的帝国卫队并设置了一个陷阱等着黑艾达到达。黑艾达很快意识到自己中了陷阱并想要掉头离开,但他们发现退路已被莫德瓦封死。黑艾达尖叫着纷纷被拖入了亚空间,而他们的执政官也在雷斯茂密的雨林中被厌恶之心捕获。厌恶之心将执政官的手脚打断并将她无助的身体丢在了莎莉士的快乐宫殿以作为莫德瓦新主人的贡品。

德-非治(The Dei-Phage)

来自黑暗异端(Dark Heresy: The Black Sepulchre pg. 5)

龙蒿(Estragon)

龙蒿是一个恶魔王子,曾在167774.M41于卡里克西斯行省( Calixis Sector)有所行动。

迦戈图罗斯(Ghargatuloth)

迦戈图罗斯是混沌之神窜变者辛烈志的恶魔王子。迦戈图罗斯也被称作千面王子、铸造地狱者、黑暗中的细语者。

迦戈图罗斯是由知识中创造的恶魔,他有能力通过显现自己来腐化他人。在他早先的岁月中,他以凡人的样貌行走于世,有时扮作一个军阀,有时扮作一个中立的观察者。他见证了整个纷争时代的到来和发展,见证了皇帝的崛起、荷鲁斯的反叛以及帝国的没落。他命令他的崇拜者腐化了数据机械。

在M39,恶魔王子出席了位于瑟拉斯克斯(Thalassocres )的秘密会议,辛烈志在那里与他的大恶魔谈话并将它变幻莫测的对于银河的宏伟计划展示了一二。辛烈志展示的东西实在是太过强力,以至于很多出息的恶魔因此被摧毁。而迦戈图罗斯却理解了其中的重要含义,对于他自身而言,那含义就是摧毁帝国。

999.M40时,迦戈图罗斯首次被灰骑士驱逐,但他在亚空间中继续进行着自己的方案,巧妙地操纵着实体宇宙中的事件以待自身回归。其方案的核心是通过向一个名为艾维瑟(Kelkannis Evisser)的普通人灌输能量并允许其用自己惊人的天赋召集教徒,最终建造一个圣艾维瑟通道。因为艾维瑟为审判世界带来了繁荣,教会因此没有将艾维瑟谴责为异端,而是默认他为活圣人,并允许通道修建继续进行。通过制造这样一个崇拜的对象以及制造占据整个世界主导地位的“产业”,迦戈图罗斯创造了一种不朽的事物,并且从追随者和崇拜者中吸取着力量和信息。

在其仆从格里克·瑞-萨·瓦力瓦(Gholic Ren-Sar Valinov)的帮助下,迦戈图罗斯成功在阳极火山岩(Volcanis Ultor)——其再次被放逐之处返回了实体宇宙。在追踪迦戈图罗斯的计划时,审判官丽姬雅·布里塞伊斯(Briseis Ligeia)被恶魔腐化并失去了她的意志,但同时她也因为与恶魔接触而知晓了其真名。在圣锤修道会对其进行审判时,她胡言乱语般的吐露了恶魔的真名。灰骑士的审判者埃里克在阳极火山岩念出了恶魔的真名并以此摧毁了恶魔的身体。

迦戈图罗斯的真名被小心的刻在了永恒之地Codicium,为了千年后无可避免之日——恶魔再次崛起之时。

凯‘特兹斯’特瑞克斯‘阿’特扎尔(Ktzistrixatzar)

凯‘特兹斯’特瑞克斯‘阿’特扎尔是辛烈志的恶魔王子。在579.M41时,此恶魔领主参加了恶魔对于帝国世界特瑞斯的入侵。该星球的PDF被恶魔所杀后,星球总督垢斯忒克勒(Ghorstwenckler)跪在凯‘特兹斯’特瑞克斯‘阿’特扎尔脚下祈求活命。恶魔王子以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变化咒语作为回应。垢斯忒克勒的宫殿被从混沌领域中水晶玫瑰灰烬和锯齿镜中释放的神秘火焰夷为了平地。两朵火焰玫瑰飞舞向空中,映衬在辛烈志隐秘图书馆大门的侧翼——海力克斯高塔之上(Helixis )。这些皆反映了特瑞斯的恶魔征服者扭曲怪异的思绪。

红魔马格努斯

千子原体,在此不做赘述。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菲克洛萨罗斯(Phokulozortis)

菲克洛萨罗斯是居住在卡里克斯行省(Calixis Sector)的尖叫漩涡区域( Screaming Vortex )的辛烈志恶魔王子。虽然过去是个凡人,但是他如今已被升为恶魔的一员并步入永恒之列。如同所有真正的辛烈志王子一般,他偏爱诡计高于一切,他最爱的一个诡计就是假扮成其他恶魔的样子,在各种拙劣的召唤仪式中扮演他们的角色。他同样乐于为试图崇拜和召唤他的人带去巨大的不幸。

作为一个有著有限预知能力的大操纵者,他的建议总是有害的,因他正正知知说出那部份就会令对方作出他乐意见到的极端行径.一些研究禁学的凡人相信他在Screaming Vortex中穿梭漫游,寻找充满自信或是信仰坚定的人再利用他们去达到他的目的.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提拉斯(TiLath)

提拉斯是在荷鲁斯之乱时活跃的恶魔王子。

西‘格兰(XynGoran)

西’格兰是一个目前服务于阿巴顿的辛烈志王子。

据说阿巴顿曾进入一个时光倒流的亚空间世界,恶魔王子西格兰稳坐于其核心,倒数着末日之时。阿巴顿想要将此能力占为己有并因此面对恶魔王子。不过时间不断倒流,他前往抓住恶魔王子的路也逐渐向后流逝,但最终他到达了恶魔脚下并令其效忠。然而西‘格兰问他为何自己不在这里杀了他。对此,阿巴顿向其发出了挑战,他们将进行一场游戏:如果阿巴顿能猜到他的名字,那么恶魔就要宣誓效忠;如果他失败了,他将输掉自己携带的神器,但恶魔必须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以证实自己没有作弊。恶魔接受了这无法拒绝的挑战。

但是恶魔并不知道,这其实是阿巴顿第二次站在他面前,在第一次游戏中,阿巴顿没有赢得比赛但他已知晓恶魔的真名。通过输给恶魔自己的神器,阿巴顿得以退入时间之潮并且回到他没来到这个世界的年代,并为自己留下一个信息告诉自己未来将要来到这世界,同时未来的他也因为悖论而消失。阿巴顿也因此奴役了时间裂缝恶魔西’格兰。通过恶魔对于未来的记忆,阿巴顿现在可以感知命运并塑造自己天命的形状。

恐虐恶魔

阿凯‘寇谷’提乌‘优克(Akcoguthioueuak)

阿凯‘寇谷’提乌‘优克是一名恐虐王子。他亦被称作战争恶魔,他在与一个未知敌人作战时失败并被囚禁于地下世界博金(Berin)

安格龙

吞世者原体,在此不做赘述。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乌拉卡 阿兹巴拉莫(Uraka Azbaramael)

已有翻译,不做赘述

翻译地址:

血王子(Blood Prince)

血王子是一个统治着恐惧之眼深处的恶魔世界的强大恐虐恶魔王子。当血王子的领域被兽人哇博士图斯卡(Tuska)攻击时,血王子集结了他的军团攻击狂暴的外星人并给他们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接着血王子和图斯卡展开了一对一的肉搏,并几乎要击败军阀。就在血王子要终结图斯卡的时候,军阀手下的灵能小子以灵能分散了恶魔的注意力,给了图斯卡足够的时间在自己被杀之前用动力爪从这个怪物的双腿之间将其刺穿并杀死了他。但是,通过亚空间的力量血王子和图斯卡都能被复活。在恶魔世界的新的每一天,图斯卡和他的小子们发现自己可以复活并与血王子的恶魔部族在战斗、生命、死亡的永恒之环中进行一次次战斗。

翁法洛斯恶魔(Omphalos Daemonium)

翁法洛斯恶魔是古老而强大的恶魔王子,他是血神恐虐的仆从,只为屠杀而活。与其竞争的恶魔血心(Heart of Blood)将其击败,并将困在恶魔引擎中饱受折磨。他在约束下为钢铁战士服务,他作为恐怖战车屠夫(Slaughterman )为众多钢铁战士服务。在海德拉之心(Hydra Cordatus)围攻之后,屠夫被帝国实力击败并重返恶魔引擎熔炉,据此,翁法洛斯重获自由。恶魔附身在屠夫之上并计划了对囚禁在钢铁战士家园世界莫德嘉德中的血心的复仇。

恶魔抓住了两个被放逐的极限战士,乌列·温特里斯(Uriel Ventris)和他的前士官长帕里斯·莱温(Pasanius Lysane)并指示他们搜索血心。血心被极限战士释放之后,翁法洛斯恶魔抵达了其对手的监牢,在那里他因对手的虚弱而具有优势。但在战斗的高潮,血心唤起了一阵能让他重拾过往荣耀的亚空间风暴。在恢复了力量之后,血心已经比另一个恶魔更强,并再次击败了他的敌人。翁法洛斯恶魔被斩首,他的本质也被他的死敌尽饮。

乌列和帕里斯在恶魔引擎中逃离了莫德嘉德。

大吞噬者(The Great Devourer)

恐虐最偏爱者。

毁灭之种(Doombreed)

毁灭之种是强大的恐虐恶魔王子,领导了一场以他之名命名的打击帝国的黑色远征。他古老而且甚至比伟大的恶魔原体更强大,据说他的斗篷是以一千个星际战士的头颅制成的。

毁灭之种是第一个恐虐仆从。他的真名早已被遗忘,但他曾作为一个人类、一个强大的战将蹂躏整个泰拉上的国家许久,他需要为多宗规模庞大的种族灭绝以及谋杀负责。如此肆意的杀戮没有离开恐虐的法眼,在血神相对年轻的时候,他赐予了这个战将超越一切的恶魔奖赏。

毁灭之种曾在荷鲁斯与皇帝战斗的大叛乱时站在荷鲁斯的战舰上,在大叛乱之后,毁灭之种同意与阿巴顿联盟。

千年后他宣布对阿斯塔特修士会展开他的黑色远征,在这次远征中,两个忠诚星际战士连队——战鹰(Warhawks )和崇拜者( Venerators)——被消灭。

毁灭之种使用一把恐虐战斧,装备有恐虐项圈,并携带着一柄硕大的带有以恐虐印记为装饰的扭曲骨头的权杖。

艾拉克(Ekrak)

艾拉克是一个因黑星远征(Blackstar Crusade)的胜利而在M34被血神升为恶魔王子的混沌领主,该远征结束于米拉XIII的征服(MLaar XIII)。艾拉克得到已开始转变为一个恶魔世界的米拉XIII,但不久后,他的部队就转而攻击他以争夺世界的操控权。数千年后,艾拉克仍在该恶魔世界上与自己的前部队战斗。

Lex恶魔王子列表_WWW.66152.COM

格尔爪(Goreclaw)

格尔爪,亦被称作撕裂者格尔爪,他是一个恐虐恶魔王子。居住在卡里克西斯星域的恶魔世界严酷中(Crucible)的居民相传曾是混沌星际战士的格尔爪追踪并在肉搏中杀死了100个忠诚星际战士,并收集了他们的头骨,他穿过银河的道路上留下了上千无头星际战士。在向恐虐献上最后一个头颅后,血神将其变为了一个恶魔王子以期更好地追猎他的猎物。格尔爪现在以人形恐虐猎犬的样子带领着恐虐野兽展开了对于帝国仆从和其他混沌之神的仆从的狩猎。

Kir-itz

来自40k卡牌游戏

亚撒利雅·凯拉斯(Azariah Kyras)

来自于战锤游戏战争黎明II

NAlries

来自黑暗千年

杀戮之翼(Slaughterwing)

杀戮之翼是一个恐虐王子,亦被称作天堂之怒,他居住在卡里克西斯的恶魔世界严酷中。他是一个巨大的有翼生物,他以无情打击地面上的敌人而出名。古代传说他可能是一个醉心飞行的凡人。在他的凡人生涯中,这个疯狂的战士掌握了机械飞行技术并且每次都会以恐虐之名杀死对手。只有他为整个文明带去了恐怖——不敢处于空旷天空之下的恐怖。恐虐因此赋予他变为恶魔的祝福。

在某些文化圈中,这种怪物被认为只是一种传说。当一具尸体被发现或者一个灵魂迷失在卡里克西斯时,杀戮之翼才被认定为凶手。故事中说,杀戮之翼伸展的翅膀甚至比坦克中队还要宽广,他手持硕大的战斧在其苏醒后带来红色的死亡。

斯尔斯卡拉(Ssll ShKarr)

斯尔斯卡拉是一个强大的恐虐王子,曾两次组织部队对恶魔世界特文蒂斯(Torvendis)展开血腥屠杀。

斯尔斯卡拉有着小型泰坦般的体型,机械和齿轮部分暴露在他的胸腔之外。他有着灰色的皮肤、长有很多眼睛的马脸和一对强有力的翅膀,如同很多恐虐的仆从一般,他最爱的武器也是一把巨大的战斧。他原有的头骨被彻瑞迪亚女士(Lady Charybdia)作为奖品保管了起来,但失去头骨还不足以使用新的黄铜和齿轮装饰自己的斯尔斯拉卡停止。

斯尔斯卡拉的首次恐怖统治持续了百年,特文蒂斯如同字面的意思变为了血的海洋。他被未知手段打败并被囚禁在了一个神庙中。直到他被伪装的阿格里安·威戈(Arguleon Veq)所释放。一经释放他就被彻瑞迪亚女士和犬山部落(tribes of the Canis mountains)之间的战斗吸引。他到达该处后立刻与高格斯(Golgoth)的野蛮人部落结盟,因为他们有机会消灭色拉尼希的追随者。他们一同摧毁了彻瑞迪亚女士的城市并且斯卡拉杀死了叛变连队的无畏指挥官米特里。斯卡拉转向高格斯并开始屠杀他的军队,他持续杀死野蛮人部落和彻瑞迪亚的军队的幸存者直到他被“终结(The Last)”所吞噬。

斯卡拉可以召唤恶魔,每一个都如同缩小版的自身。其单纯的存在可以唤醒盟友与敌人的杀戮欲,他可以控制特文蒂斯地下的血湖作为自己的招牌。

泰拉门(Tallomin)

泰拉门是恐虐的恶魔王子,被称作“恶魔王子的王子”,他将领导与太空野狼交锋,并面对放逐或破坏的远征。他的命运还是未知数。

以上就是Lex恶魔王子列表全部内容;搜索关键词(战锤,战锤40K,战锤40000)还能找到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地址:https://www.66152.com/article/202106/260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