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我先 这个梗的由来

首页图文正文806

明明是我先 这个梗的由来

本文核心词:白色相簿2

这个梗不是IC部分的梗,它源自于游戏CODA篇共通剧情1月25日(追加公演前最后一次采访)里的一段文本

PS:游戏文本分为角色对白和春希的内心独白

和纱:因为已经是...最后一次了,因为一切都要到此结束了,所以,我可以把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吧?

可是那声音,却比吹散秀发的寒风更加冰冷。

春希:也并不一定,就是最后一次...

和纱:因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所以我稍微说几句越界的话也没关系吧?

春希:……

「怎么可能没关系」这样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明明一切并不会就此结束。

明明之后还有追加公演。

...明明,和纱今后也许还会再来日本的。

这,究竟是我对于死心的和纱的反抗,还是,我察觉到了,和纱那迷一般的微笑背后隐藏着其他的意图呢。

与我那些疑问相对应的答案,在和纱再次开口时,便真相大白了。

和纱:呐,春希...你和雪菜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是在那天演出的晚上吧?

春希:呜?!

那个瞬间,我不得不慌忙地抱住差点从手中落地的相机。

和纱:那天晚上,在这里...

你被雪菜表白,吻了对方...

然后你们才成为恋人的吧?

春希:你、你、你...你啊!突然间都在说些什么啊!?

因为听到的内容太过出人意料,

与她以往的形象太过大相径庭,

我只能,用声音作为回复了。

和纱:在说五年前的事啊。...五年前,那终结了一切的日子里发生的事

和纱她,微笑着。

像是包含着某种恶意,又像是单纯的恶作剧,还有除此以外可以感觉到的各式各样的感情,都挂在她那暧昧的笑容上。

春希:不,不,不是...那是,那个...

和纱:我说错的话你大可以矢口否认哦?不过,想撒谎的话,拜托你别这么容易就暴露

春希:所,所以说,当时...表白的人,是,是我...

就算和纱再怎么挑衅,「我被雪菜表白」这种谁听了都不会高兴的事实,事到如今我怎么可能承认...

和纱:我不信。那时的你怎么可能有那种勇气啊。...明明还一直都在,我和雪菜之间摇摆不定

春希:那,那种事情...!

和纱:……

春希:那种事情……才没有

呐看吧...

不是连和纱也不高兴了么

所以我,才不能承认。

和纱:反正就因为是你,所以,那时候可是初吻吧?你根本不可能有勇气去主动那样做的

春希:那……有错么

和纱她,为什么要挑起这个话题,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为什么非要在自己决定的最后一次相会之时,提起我们第一次...诀别之日的事情。

而且,那时是初吻的,

不单单是我,连雪菜也...

和纱:……哈哈,啊哈,啊哈哈哈哈

春希:所以啊,到底有什么可笑的

明明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却只有空虚的笑声在回响着。

和纱:果然是这样啊...

雪菜,她看到了啊。

我,被看到了啊

春希:雪菜她...你说什么?

像是故意要让我游走在似懂非懂的钢丝上,和纱煞有介事地说着让我浮想联翩的台词。

和纱:我就一直想着会不会是这样,所以,那时的雪菜也只能选择去那么做了。...这就是所谓时隔五年终于真相大白的、冲击性的事实吗?

春希: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究竟想说什么?

虽然本人一直用着戏谑的语气述说着,

但她酝酿出来的气氛,已经令我痛苦不堪。

和纱:事到如今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啊...

但是,毕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这点话还是能说的吧?

春希:别自说自话啊!到底哪里错了?到底有哪里可笑?...为什么你,要这么说雪菜?

和纱:没啊,没什么错,也没有什么好笑的。...雪菜她也,没有做错任何事哦

和纱一边轻声说着,一边拉来最近的一把椅子放在我跟前,自己则坐在了钢琴前的椅子上。

我,一边不明所以,一边战战兢兢地坐到和纱为我准备的椅子上...

和纱:只是,觉得遗憾而已。既不是对我也不是对雪菜...而是对春希你来说啊

春希:对我...?这和我有什么...

和纱:其实不管哪一样,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啊。真是,最差劲了呢。……活该

春希:……什、么?

就这样,完全搞不懂怎么回事,我被和纱突然的表白玩弄着。

和纱:你的过去,全都是被我玷污过的东西呢。像是毕业典礼那晚啊,第二天机场的时候之类...

我当年选择的道路。

明明知道是错误的,

却还是失足踏入的道路...

和纱:一直这么折腾你,真是不好意思呢。...明明我只是个和你的未来没有任何关联的女人啊

这就好像是,和纱特意设下的圈套一样,

将我过去的罪孽全部否定。

春希:...从刚刚开始你一直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

和纱:那么,我可以继续,往下说吗?

听到这些,你也不会后悔么?

那么想要让我听的话,

就别再继续采取这种故弄玄虚的态度了啊...

春希:你说吧...

背过自己那,如实表现出自己心中感情的脸,我,推进着话题。

明明如果背过脸的话,最终也无法将我的想法传递给和纱。

和纱:那时候...

我在这里,像往常一样弹着钢琴

春希:诶...?

和纱:不...和往常稍有不同呢。因为被人硬套上了那件轻飘飘露出度很高的衣服,感觉比平时更加的烦躁

春希:啊...

和纱所谓的“继续往下说”,正确说来不是之后,而是之前。

那是「在学园祭登台演出当天」的事。

和纱:之后,某个碍事的家伙进来了。明明都赶走他好多次了,却还是不长记性一直呆着,真的是脸皮厚到不能再厚的家伙了呢

那是我们的歌,取得空前反响,

过了没多久之后...

那是在我因为无法平息那种舞台上的兴奋感,而在校园里四处转悠沉浸在余韵之中时,从那熟悉的地方,传来了熟悉的旋律。

和纱:明明是令我更加烦躁了,那家伙却全然不体谅我当时的心情,自顾自地过来搭话,然后就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起来

当我打开门后,

那时,我最想见到的人就坐在那里。

和纱:因为他比平时更啰嗦,所以我只好随便糊弄他几句,可那家伙,却还是一直说个不停

因为那时的我比平时更高兴,

无论那家伙如何敷衍我,

我都会一直地,一直地和她对话下去。

因为有个人说过,想要一直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想要三个人,能永远在一起。

无论那家伙如何想要理性地否定一切,

我都只是,自顾自地诉说着自己的梦想。

和纱:不知不觉中他没了声音。回头一看,那家伙就这么坐在那里,精神恍惚打起了瞌睡

说不定是之前通宵了好几天的缘故,头有点...

和纱:啊啊,就在你现在那里睡着了,当时也正好是这个时间

所以,我的记忆也就在此中断了。

等再次睁开眼睛时,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却是雪菜,然后...

和纱:我啊,越想越觉得火大...

所以,我一边想着冲他发发牢骚,

一边,靠近了他...

可是,现在在我面前的并不是雪菜。

并非是雪菜,而是和纱她,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缓缓地靠近我。

和纱:我来到那家伙的面前,

低下身子偷看他的脸蛋,

因为那家伙是脸朝下睡的,所以我就这么,从下边...

和纱走到我面前,

低下身子盯着我的脸看,

然后,就这么用直勾勾的眼神从下边...

和纱:然后那家伙啊,在我的面前

还真是一副毫无防备傻乎乎的表情呢。

...没错,就像现在这样

春希:...你要干什...

和纱:别动!

春希:唔!?

和纱:别动啊...

这样不就和当时不一样了吗...

现在和纱的姿势,

简直和当时的雪菜一模一样。

就像五年前目睹过那场面一样。

不,也许五年前本来就被她看见了。

和纱:那之后,我做了什么,

你不可能还不明白的吧?

不对,不是,错了,这也不对。

和纱她根本不可能看到那个场面的。

那么,到底是谁...

是谁、令“和纱看到了这个场面”?

春希:……呜

(After All~綴る想い~响起)

在这样转换思维的瞬间...

我终于看到了那之后发生的...过去的真实。

那是我没能看见...

然后,和纱和雪菜都看见了的真实。

和纱: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春希:和、纱…

和纱的手心,触碰到了我的脸颊。

也许,这可能是五年前的再现。

...就在我醒来的,仅仅数分钟之前。

和纱:接吻也好,拥抱也好。

...还是喜欢上那家伙也好

春希:~~~!

和纱:做了这么卑鄙的行为...

我知道自己一定不会得到原谅的

和纱的气息,随着她的一声声话语,轻抚着我。

和纱:可是,根本不可能去告白的吧。因为那时的我对自己,都在无比的厌恶着,我觉得,那家伙根本不可能会喜欢上那样的我啊

和纱的嘴唇,

已经贴近到,几乎同我的嘴唇相触的地方

和纱:我觉得自己被逼到了这样走投无路的地步。受着无法忍受的煎熬。所以,我做了与那个差劲的自己最相配的,差劲的行为。

我的视野,已经,

无法将和纱的表情尽收眼底了。

和纱:...我不想,你被任何人夺走的啊

从和纱的身上,飘来甘甜的气息。

那是一股,即使用只是因为和纱总吃甜食之类,最不解风情的理由当做说辞,也无法使自己逃脱的,动摇心底的香气。

和纱:可是,却在那一天被雪菜夺走了。

我所有的一切,都被雪菜握到手中了

和纱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胸中。

同那和甘甜的气息形成鲜明对比,

令人愁眉紧锁痛不欲生的话语一起。

和纱:因为,我根本没想到。

像我这样奇怪的女人居然还有那么一个...

实在是过于地,令人痛不欲生。

她的话语,她的举手投足,

和五年前相比没有任何改变,

这足以让我产生幻觉。

和纱: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棒的女人...

看男人的眼光却如此奇怪,

这种事谁会知道呢...

连五年前,和纱的怮哭也...

炽热、冰冷、悲伤、痛苦,

和那个分别的夜晚相比未曾有过一丝的劣化,

这一切都足以让我产生幻觉。

和纱:春希,春希...

春希:别再...说了

看着眼前那触手可及的和纱的瞳仁,

眼见它渐渐湿润的我,

不禁也随之提高了声调。

春希:你是在报复我吧?

你是在报复我吧?

是吧...你快说是啊

因为如此悲伤。

我那,向前推进的时间,

与和纱她,停滞不前的时间之间,产生了如此决定性的错位吧。

那错位...直到现在。

和纱: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到现在为止我说的,你都能当做玩笑而笑出来吗?春希

春希:我怎么可能笑得出来呢...

所以求你了,换你来笑我啊

和纱:呜...

一瞬间...

泪水终于从和纱湿润的瞳仁中

一滴滴地流了下来。

春希:你要是不笑的话,

我,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啊...

和纱:明明连什么都办不到,

明明事到如今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一句我不知道说得还真是轻松呢...

春希:那你就不要在这种时候还这么轻率地说这些!

既然说了今天是最后一天,

有些话你还是带到棺材里去吧!

和纱:……呜、春希...春希,春希...你好过分

春希:过分...

过分的,是你...

和纱...是你才更...

额头,已经碰在了一起。

鼻尖也,轻轻彼此接触。

水珠,也掉落在了我的脸上。

和纱:因为这是最后一次...

春希:那种事,我才不会承认

和纱:之后就只有音乐会了。没关系的。

因为我们两人,再也不会见面了

春希:我不是说了我不会承认的吗!

和纱:只是牵牵手,只是把思念传达给对方的话。

只是在最后再一次和对方接吻的话...

和纱: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就算是雪菜也会原谅我们吧?

春希:...

选项:1.看向别处

2.看着和纱的眼睛

2.看着和纱的眼睛

和纱:嗯...

春希:~呜

然后,我的嘴唇,

同某种温暖而柔软的感触重合在了一起...

和纱:……对不起,春希

春希:诶...

但是,接触只有短短的一瞬。

和纱:真是没用啊...真的,真是太没用了呢,我

春希:和纱...?

和纱保持着双手放在我肩上的姿势,

慢慢地拉开了距离。

和纱:是呢,只是开个玩笑呢。

我在戏弄你呢,为了报复春希,而特意做的

你现在再说这些也为时太晚了...

和那谁都不会相信的借口一样晚。

和纱:证据就是...

哈哈,啊哈哈,

你看,我有在笑的吧?

和纱的眼睛一片通红,

但是大概,只有那微笑是发自心底的。

和纱:所以,你看,最后的采访到此结束。...辛苦你了

带着在我面前的逞强,

带着对雪菜的挂虑。

也带着和纱自身那,

真正的、真正的小小愿望

得以满足的喜悦一起。

…………

以上就是明明是我先 这个梗的由来全部内容;搜索关键词(白色相簿2)还能找到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地址:https://www.66152.com/article/202106/260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