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归翻译赏析 唐庚

首页文学正文时间:2018-03-26

<春归>作者为唐代文学家唐庚。其诗词全文如下:
东风定何物,所至则苍然。
小市花间合,孤城柳外圆。
禽声犯寒食,江色带新年。春归翻译赏析 作者唐庚
无计驱愁得,还推到酒边。
[译文]
诗人在这首诗里用丽景反衬深愁,先极写春光暄妍骀荡,直到最后才急转直下,托出满腹心事。这一顿挫反跌,加强了抒情的力量。诗的首尾处尤见用力,一起一结都颇出人意表。起得俊快,结得沉郁:东风送春,势不可挡;愁绪袭来,难以招架。一首一尾恰如两重合奏,奏出了一阕“春归愁亦归”的主题歌。
[鉴赏]
唐庚字子西,时号“小东坡”。春归翻译赏析 作者唐庚。尽管他文采风流而又通于世务,然而在党争剧烈的北宋政局里却难以存身。1110年(宋徽宗大观四年)冬,一他被贬逐到惠州(今属广东)安置。这首诗就是诗人写于贬所之作。古来咏春的篇什不计其数,而唐庚的这首诗却能在众多的篇什中独具一格,读来别是一番滋味。
诗的前四句写景,用的是两副笔墨。头两句总写,如泼墨写意,似大刀阔斧的疏朗之笔,传达出春来不可阻遏的势头。这里不是“润物细无声”的雨丝悄悄地迎得春归,也不是“吹皱一池春水”的微风在为春的到来浅斟低唱,而是浩荡东风铺天盖地而来,把绿色的生命之树栽满人间。只此一笔,已写出春归的总形势。诗人以一问一答的句式领起,再用“定”字、“辄”字加重语气,使全诗一开始就起势不凡,颇有截断众流、先声夺人之妙。
紧接着的三四两句,又换用工笔勾勒分写局部之景,画面渐渐收拢、移近,突出了“小市”、“孤城”两个特写镜头。“孤城”指惠州城,宋代时惠州商业繁盛,诗人另有<西溪>一诗描绘当地市集的盛况说:“市散争归桥纳纳,橹摇不进水潭潭。利倾小海鱼盐集,味入他村酒茗甘。百里源流千里势,惠州城下有江南。”那么这首诗所说的“小市”,就是指经营鱼、盐、酒、茶的集市了。喧闹的市场、高耸的城楼,再加绿柳如烟、繁花似锦,映衬出一派花团锦簇似的烂漫春光。这两句句式颇类孟浩然<过故人庄>中的名句:“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而又稍加变化。孟诗清淡,这首诗妍丽,着色和氛围都大不相同。除了有村居田舍与商业市镇之别外,又有地域的差异。联系下文,此时正当新年乍到、寒食未至,而春光已如此之盛,正可见南国春来早。
五六两句暗转,从所闻、所见之景渐渐引出诗人潜结的心绪。“禽声”、“江色”固然是耳闻目击的景象,而“寒食”与“新年”的对举,却不仅是点明时令而已,其中隐含了诗人生涯中一段难以忘坏的情事。1110年(大观四年)春,唐庚与其弟唐庾、友人任景初自蜀至湖北公安,诗人曾自叙说:“时方寒食,吾三人相与戎服,游九龙池,饮酒赋诗乐甚。”但紧接着就发生了变故:“是岁,吾迁岭表;明年景初亦谪江左。忽忽数岁皆未得去,寒食无几,念之凄然。”初春携有人游乐,孟冬戴罪南迁,这倏起倏落、欢少悲多的戏剧性转折,正是和“寒食”相联系的。故诗人曾有诗说:“故都回首三寒食,新岁经心两湿衣。”(以上均见<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三)可见这里的“寒食”、“新年”,非同一般的流年之叹,实为诗人郁结的情怀:其中有对美好时光的追忆,更有宦海浮沉、身不由己的惆怅和悒郁。欢情短暂而愁怀永结,这一年一度的寒食早就和诗人的身世之感融为一体了。这两句好比是“陈仓暗渡”,以此为津梁,才翻跌出最后两句。
末两句极写愁意之深。古人写愁,比喻层出不穷。如曹植<释愁文>:“愁之为物,惟惚惟恍,不召自来,推之弗往。”是把“愁”化为有形之物;庾信<愁赋>:“闭门欲驱愁,愁终不肯去。”又把“愁”拟人化。这首诗则由此作进一步的生发,诗人用一“驱”一“推”写出人与“愁”交手相搏的过理:人非但无计驱得“愁”去,反被“愁”推跌到酒杯之前。“借酒浇愁”的套语经此点拨变化,化腐朽为神奇,比起曹、庚等人的奇想来,诗人青胜于蓝、后来居上。以往写春愁者不乏其人,而表现得如此醒豁精警的还不多见,其原因在于诗人之愁,非一般的春愁可比,意蕴既深,出句自奇。

本文地址:https://www.66152.com/wenxue/290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