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大陆于哪一年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首页百科正文71

1985年

1985年6月份在北京协和发现中国首例艾滋病的病人,这个病人是一位境外的旅游者,是美籍的阿根廷人。

我国大陆于哪一年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_WWW.66152.COM

到现在为止,艾滋病经历了传入、扩散和快速增长的过程,在我们国家有30年的时间。从现在的疫情状况看,从85到88年,这几年发现的艾滋病的感染者和病人多数都是境外旅游人员,其中有4例是国内的,是输入进口血液制品造成感染的。 到89年时,我国首次在吸毒人群当中发现了HIV感染者,一年发现146例,这对于中国艾滋病的流行来说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它标志着从那个时候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有本土的传播。 从89年之后,经历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到1998年,艾滋病在中国全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都有发现,都有报告上来。到07年8月底为止,我们国家31个省市自治区发现并报告上来的感染者和病人累计超过21万。

我国大陆于哪一年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_WWW.66152.COM

中国首例艾滋病发现者王爱霞 她1932年出生于上海,1956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医疗系,同年到北京协和医院工作。多年来一直从事感染病的诊治工作,对发热待查的诊断和鉴别诊断、对感染性休克的诊断和抗生素的临床应用、对艾滋病的临床均有丰富的经验,对内科其他专业组的疑难病种的诊断也有独到见解。先后发现了我国第一个艾滋病病人和第一个中国人经性传染艾滋病病毒的感染者,1995年制定了艾滋病诊治的国家标准,2001年主持了该国标的修改。 1985年6月3日,北京的初夏刚刚涌上些许燥热。一位阿根廷籍病人因严重肺部感染、呼吸衰竭被收入北京协和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当晚,病人气管被切开,神智开始昏迷。6月4日一大早,时任内科副主任的王爱霞教授就被请去会诊。病人胸片为典型的肺孢子虫肺炎(PCP),病情进展异常迅速,太典型了,艾滋病(AIDS)晚期!,一个惊人的诊断马上跳入王爱霞的脑中。 根据病人携带证件,外宾医疗科同志当晚(因为与北京有时差)把电话打到病人在美国洛杉矶驻地的电话局。在电话局的帮助下,她们很快联系上了病人的家庭医生,结果证明病人在他们国内早就被诊断为艾滋病。 是要说服同仁相信中国已经出现了艾滋病人,必须拿出证据,血清学证据! 当天会诊同时,王爱霞取走病人5毫升的血,亲自跑到实验室分离出只有2.5毫升的血清标本。这是一份让大家闻风丧胆、躲之不及的血样。谁也不许动,我亲自来做,她请卫生部药品生物制品鉴定所的张华远同志帮忙检测,几天后,结果出来了,艾滋病病毒(HI V)血清抗体阳性。 1985年6月5日下午,病人死亡。几天后的病理报告与血清学报告一样,支持艾滋病的诊断。 当年的报纸、电视台连篇累牍地报道北京协和医院发现全国首例艾滋病,可谓举国震惊,国际震惊。因为传统的中国很难接受以性传播为主要特征的艾滋病在自己的国土上出现,因为这一年距全球首例艾滋病的发现仅有4年。 首例艾滋病人毕竟是外国人,是不是中国人中就没有?国际报道的病例中,艾滋病多见于同性恋、吸毒人员和献血人员。1989年,王爱霞在中国的献血员中开展了HIV的筛查工作。那时候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凤毛麟角,哪里会轻易找到?苦思冥想后,王爱霞思绪豁然开朗:梅毒与艾滋病同为性传播疾病,梅毒血清阳性患者中会不会隐匿着HIV阳性?她立刻找到医院检验科,得到了检验科所珍藏的已确诊为梅毒的病人血清标本,结果在67份血清中筛查出了一份HIV阳性。为了得到临床证实,根据病人在病历中所留的家庭地址,在当地派出所帮助下,她的学生拿着介绍信上门家访,结果得到的消息是病人已经出国去了澳大利亚。这份病例的追踪就这样搁浅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几年后的一天,王爱霞突然接到了东城区防疫站刘英同志的电话:王教授,您还记得那年报告的那例HIV阳性病人吗?前几天,我去澳大利亚悉尼参加一个学术交流活动,顺便聊起来,澳大利亚官员说,确实有一位叫某某某名字的北京来的病人,是他们当地一个艾滋病人的同性恋伴侣,刚来的时候只是HIV阳性,但仅仅过了一年之后就出现了艾滋病症状,现在已经是艾滋病人了。这是我国发现的首个成年男性同性恋患者HIV感染。

我国大陆于哪一年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_WWW.66152.COM

第三个艾滋病人的发现同样充满了福尔摩斯探案般神奇的色彩。一位29岁的男青年,因发烧初步诊断为肺结核,住进协和医院老楼8楼三层病房第六床。那个病床离卫生间很近,可是小伙子总说,从病床步行到卫生间,感觉憋气,总想吸点氧。下级大夫流露出病人太 娇气的抱怨。王爱霞在听完病历汇报后,来到病人床旁,仔细听诊后,她让病人从床上坐起来,就在那一瞬间,一个小小的细节被王爱霞捕捉到了,病人的鼻翼出现扇动。这是严重的呼吸窘迫才会有的表情呀。即刻做血气分析,氧分压只有70多一点,极有可能是PCP引起的气短。为肯定诊断,立即抽血化验。当时病房里不少人说,王大 夫对艾滋病太着迷了吧,见什么都是艾滋病。 诊断并不顺利,防疫站对这名病人所做的蛋白印迹法检查结果抗体阴性,不支持临床诊断。王爱霞想:病人在感染早期,会出现抗体低、抗原高的情况,于是再抽20毫升血,果然不出所料,预防医学科学院的检测中P24抗原确实特别高,结果再次支持了王爱霞的判断。病人经积极治疗,病情迅速稳定。当他对王爱霞表示千恩万谢时,王爱霞说,谢我,就把你的伙伴劝来找我看门诊。如今13年过去了,病人已病故,而他的性伴侣仍然活得很好。 在国际艾滋病学界和科研项目的支持下,王爱霞把从各种渠道获得的免费治疗药物长期用在前来就诊的病人身上,使他们中多数获得了满意的治疗效果。多年来王爱霞坚持在各种学习班上宣讲HIV/AIDS的防治知识和新进展,又为全国培养了一大批艾滋病的专科医生。 在她的倡导下,协和医院于2001年3月在全国率先开展了在所有患者手术前、血透前和有创操作前的抗HIV抗体的检验,目前,这一做法已在全国推广。她把学生李太生等送出国培养,如今协和医院已经有了一个令同行刮目相看的艾滋病学术团队,仅仅在今年一年内就连续诊断了国内首例合并格林巴利和合并多灶性脑白质病的艾滋病病例。由协和医院牵头的中国艾滋病病人抗病毒治疗研究,证实了国产抗艾滋病药的疗效不次于欧美,科技部为此召开新闻发布会来宣布这一重大成果。

本文地址:https://www.66152.com/study/202104/109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