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王允篇

首页图文正文51

三国杀王允篇

本文核心词:

王允是由游卡桌游公司推出的桌上游戏《三国杀》中的一位4体力男性武将。武将设计来源东汉末年大臣王允,武将技能为连计、谋逞、矜功。

中文名

王允

其他名称

SP王允

登场作品

《三国杀OL》

性别

势力

王允是由游卡桌游公司推出的桌上游戏《三国杀》中的一位4体力男性武将。武将设计来源东汉末年大臣王允,武将技能为连计、谋逞、矜功。

中文名

王允

其他名称

SP王允

登场作品

《三国杀OL》

性别

势力

原型介绍

王允(137年-192年),字子师,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据《后汉书》)。东汉末年的重要大臣,出身官宦世家,在演义中,王允先出借七宝刀予曹操,以期刺杀董卓。失败后又遣养女貂蝉离间董卓吕布,最终成功杀死董卓。董卓死后,王允握持大权,矜功自傲,致使董卓余党李傕、郭汜等反叛,吕布出逃,王允被处死。

武将技能

OL原版

连计: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交给一名其他角色一张【杀】或黑色锦囊牌,且令其使用牌堆中的一张武器牌。然后该角色选择一项:对其他角色使用这张牌,并将武器牌交给其中一个目标;2.视为你对其使用这张牌,并将武器牌交给你。

谋逞:觉醒技,当其他角色使用因“连计”交给其的牌累计造成3点伤害后,你失去“连计”,然后获得“矜功”。

☆矜功: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将一张装备牌或【杀】当一张锦囊牌使用(三选一),然后直到本回合的结束阶段,若你没有造成过伤害,你失去1点体力。[2]

◆“随机锦囊牌”包含王允的两个专属锦囊——【美人计】和【笑里藏刀】[3]

OL新版

连计: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弃置一张手牌,然后令一名其他角色使用牌堆中的一张随机武器牌,令其对你指定的一名角色使用【杀】,若其没有使用【杀】,则将其装备区的武器交给任意角色。

谋逞:觉醒技,回合开始时,如果你本局游戏发动过至少3次“连计”,则你失去“连计”,获得“矜功”。

☆矜功: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将一张装备牌或【杀】当一张锦囊牌使用(三选一)。[4]

移动版

连计: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选择两名其他角色。第一名角色随机使用牌堆中的一张武器牌,然后这名角色视为对另一名角色随机使用一张下列的牌名的牌:【决斗】、【火攻】、【南蛮入侵】、【万箭齐发】或普【杀】。然后若此牌造成伤害,你获得X枚“连计”标记(X为此次扣减的体力值点数)。

谋逞:觉醒技,当一名角色造成伤害后,若你拥有的“连计”标记数大于2,你加1点体力上限,回复1点体力,失去“连计”,获得“矜功”。

☆矜功:每回合可以用三个随机锦囊中的一个,三个锦囊中有一个是专属锦囊,本回合未造成伤害会失去1点体力。

共2张

七宝刀

◆关于连计

王允【连计】可拉出牌堆中原本没有的一张虚拟武器牌七宝刀,该武器只在王允存在的时候,与青釭剑互换而不同时存在。即,若其中任何一个已经出现,则另一个必然不会出现。并且经过实测已经证实,每当牌堆重新洗混的时候,重置上一次牌堆中存在的武器牌。即上一次牌堆过程中若出现的是青釭剑,则牌堆重新洗混后,仍然有概率出现七宝刀。

武将台词

普通

连计:两计扣用,以催强势。/容老夫细细思量。

谋逞:董贼伏诛,天下太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矜功:董贼旧部,可尽诛之!/若无老夫之谋,尔等皆化为腐土也。

阵亡:努力谢关东诸公,勤以国家为念!

胜利:董国贼已伏诛,你们还不速投老夫门下!

稀有

连计:一石二鸟之计。/我已为你布好了死局。

谋逞:你终于走到了这一天。/看看这身边,还有谁替你说话?

矜功:弃暗投明,现在是你们最后的机会。/锦囊妙策,安有不成之理?

阵亡:我怎么也会走到这一天,呃啊……

限定

连计:连环相扣,周密不失。/切记,此计连不可断。

谋逞:董贼已擒,长安可兴。/除贼安国,利于天下。

矜功:得民称赞,此功当邀。/吾能擒董贼,又何惧怕?

阵亡:奉先,你居然弃我而逃!

[1]

武将战功

计随鞘出:使用SP王允在一局游戏中发动【美人计】与【笑里藏刀】各一次,且未因【美人计】的效果受到伤害,最终取得游戏胜利。

忠魂不泯:使用SP王允获得100场身份模式游戏胜利。

获得方式

原版三国杀

VIP等级达到10级时可获得王允永久使用权。

新三国杀

会员等级达到7级时可获得王允永久使用权。

移动版

将魂8000个合成或者开招募令获得

技能分析

连计

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交给一名其他角色一张【杀】或黑色锦囊牌,并令该角色使用牌堆中的随机一张武器牌。然后该角色选择一项:1.对除你以外的角色使用该牌,并将装备区里的武器牌交给该牌的一个目标角色;2.视为你对其使用此牌,并将装备区内的武器牌交给你。

共2张

王允

首先,这个技能是在出牌阶段,技能发动的第一步是将一张杀或者黑色锦囊牌交给另一名角色,该过程可以立即触发界夏侯惇【清俭】,并不会中断技能的发动。但界夏侯发动【清俭】后,交出的实体牌暂时被移出游戏,这可能会影响后续获得牌的武将的选择。

技能的第二步是让获得王允牌的武将使用牌堆中的一张武器牌。依照这个过程的描述,该过程是直接将牌堆中的一张武器牌置于该武将的装备区,如已经有武器牌,则替换原武器。注意,这个过程的牌的移动顺序是牌堆→处理区→装备区,这意味着使用的牌本身并不属于该武将,使用的过程中不经过武将的手牌区而直接进入装备区。

这样结算的意义在于,对于邓艾【屯田】以及界赵云【涯角】的发动机制有影响。我们都知道,邓艾在回合外使用装备的过程中,可以触发【屯田】,这是因为使用的装备属于邓艾本身,且使用牌的过程中牌暂时进入处理区而失去,随后进入装备区。即牌的移动顺序是手牌区→牌处理区→装备区。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由于牌的归属问题,若王允对邓艾发动技能,邓艾使用装备的过程中是无法触发【屯田】的。界赵云【涯角】具有类似的结果。

该过程使用装备的过程中由于可以替换原有的武器牌,则仍然可以通过该机制触发邓艾【屯田】、孙尚香【枭姬】以及凌统的【旋风】。

技能的第三步是获得王允牌的武将做出一项选择,在下文进行分析。

a.选项一的描述是“对除你以外的角色使用该牌,并将装备区里的武器牌交给该牌的一个目标角色”。

首先,这一项选择中,“使用该牌”决定了,使用的牌是王允给出的对应实体牌。在①中假设的界夏侯【清俭】可在这之前将对应的实体牌暂时移出游戏,这是否会影响该选项?若“使用该牌”中实体牌的存在是该选项结算的必要条件,则【清俭】将对应的实体牌移出游戏后,该选项便失去了发动的条件,该选项理应被封锁,武将只能选择第二项。若实体牌的存在并不是必要条件,则该选项依然可以选择发动,遵循“不能结算的过程则跳过”的原则,直接进入后面的结算,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既然“使用该牌”跳过结算,那么后续的描述中“交给该牌的一个目标角色”中的目标失效(即无法找到),进入一个结算的死胡同。所以,根据上述分析,【清俭】的发动,封锁了选项一的条件,强制进行选项二的结算。

实测的结果如同上述的预测。

正常情况下无法对自己使用的卡牌有:杀、南蛮入侵、过河拆桥、顺手牵羊、借刀杀人、决斗、乐不思蜀、兵粮寸断。

实测结果显示,上述其余的牌均不能指定自己为目标。这表明,【连计】选项一的“使用该牌”必须遵照牌面的文字描述,不可修改使用条件。即:有距离限制条件;有目标选择限制。

同样地由于该过程末尾涉及武将装备区的移动,同样可以触发【枭姬】、【旋风】等技能。

b.选项二的描述是“视为你对其使用此牌,并将装备区内的武器牌交给你”。

首先,“视为”决定了,该技能结算过程中对应的是一张虚拟牌,王允给出的实体牌并没有进行结算。

其次,界夏侯【清俭】结算的过程中,根据笔者上述的推测和实测结果,直接进入选项二的结算。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便是“视为你对其使用”这句话,是否意味着可以无视距离限制条件。如果无视的话,则该结算过程并没有矛盾。但若有距离限制条件,则界夏侯可能并不在王允的攻击范围内,则“视为你对其使用此牌”的结算无法实现,选项二是否可以正常进行又取决于“视为使用此牌”是否作为必要条件。若作为必要条件,则在上述条件限制下,选项二无法结算,又由于选项一也无法结算,则【连计】的结算结果单纯是王允将一张牌交给夏侯惇,夏侯惇发动技能暂时将牌移出游戏,后续夏侯惇使用牌堆中的一张武器牌,结算终止。若不作为必要条件,则跳过不能执行的部分,直接结算后续武器牌的移动过程。

上述的描述可能有一些难以理解,用一张图来进行说明。该图以选项一中“使用该牌”作为必要条件进行判断。

参考图片

哪些情况“视为使用”的牌无法实行呢?闪电的使用对象必须是本人,无懈可击的使用对象必须是某一张锦囊的效果,而在袁术【同疾】的存在下,“视为使用”杀也可能因为【同疾】的限制无法指定相应的目标。在这些情况下,则跳过“视为使用”的结算,这些方面将在后面再次阐明。

当不存在界夏侯的时候,可将上述流程图相应部分删除分析。

最后,该阶段中有以下几个需要注意的问题。

a.选项一交出去的牌具有距离限制因素。当王允将一张具有距离限制条件的牌(杀、顺手牵羊、兵粮寸断)交给一名角色之时,若获得王允牌的武将与其余任何武将(不包括王允)的距离均大于2,则该牌不能指定任何一个合理的目标,则选项一“使用该牌”的前置效果跳过结算,这就直接导致无法确定交出武器牌的目标角色(因为牌并没有使用),则选项一相当于被封锁,系统自动执行选项二的结算。OL上,表现为获得王允牌的武将选择选项一无法选择一个合理的目标,则点“取消”自动进入选项二的结算。同样地,用以下流程图来简化描述。

参考图片

b.王允【连计】交出去的牌不同,选项一和选项二的收益问题也有所差别,我们进行以下分析。

卡牌类型

卡牌名

红桃

方块

梅花

黑桃

总计

基本牌

普通杀

3

6

14

7

30

44

85

雷杀

4

5

9

火杀

3

2

5

展开全部

根据以上表格,我们可知:

黑色锦囊牌:南蛮入侵x3(黑桃7,梅花7,黑桃K)、决斗x2(黑桃A,梅花A)、借刀杀人x2(梅花Q,梅花K)、铁索连环x6(黑桃J,黑桃Q,梅花10,梅花J,梅花Q,梅花K)、顺手牵羊x3(黑桃3,黑桃4,黑桃J)、过河拆桥x5(黑桃3,黑桃4,黑桃Q,梅花3,梅花4)、无懈可击x4(黑桃J,黑桃K,梅花Q,梅花K)、乐不思蜀x2(黑桃6,梅花6)、兵粮寸断x2(黑桃10、梅花4)、闪电(黑桃A)。共30张。

连同44张杀,能够发动【连计】的牌总计74张,占牌堆的74/161≈46%

裸模两张能发动【连计】的概率=

裸模两张均为杀的概率=

裸模两张均为黑色锦囊牌的概率=

裸模两张,一张是杀,一张是不能发动连计牌的概率=

裸模两张,一张是黑色锦囊牌,一张是不能发动连计牌的概率=

裸模两张,一张是杀一张是黑色锦囊牌的概率=

则王允能发动连计且只能【连计】交出杀的概率=7.3%+29.7%=37%

能发动连计且只能【连计】交出黑色锦囊牌的概率=3.4%+20.3%=23.7%

能发动连计,可交出杀和黑色锦囊中的任意一个的概率=10.2%

不考虑任何其他距离条件,武器牌共12张:

①攻击范围为1:梅花A诸葛连弩、方片A诸葛连弩。1/6,攻击到2人。

②攻击范围为2:黑桃A古锭刀、黑桃2雌雄双股剑、黑桃2寒冰箭、黑桃6青钢剑(梅花6七宝刀)。1/3,攻击到4人

③攻击范围为3:黑桃5青龙偃月刀、黑桃Q丈八蛇矛、方片5贯石斧。1/4,攻击到6人

④攻击范围为4:方片A朱雀羽扇、方片Q方天画戟。1/6,攻击全场

⑤攻击范围为5:红桃5麒麟弓。1/12,攻击全场。

攻击全场:1/4

根据【连计】的效果,我们将结算总结为以下两类:

“王允将牌交给敌方阵营”主要用于剥夺敌方关键性的武器牌,由于大部分黑色锦囊牌对己方有利,这一部分牌基本上不会用来交给敌方,因此该方法主要通过交出杀来实现。

“王允将牌交给己方阵营”除非用于装备转移、特殊的配合和其他特殊情况,考虑到杀和黑色锦囊的负面影响,均默认为牌的使用目标是敌方。

对于选项一:

为简化计算流程,以下计算不考虑中间过程的其余任何技能、装备以及场上情况的影响。假定【连计】交出的牌始终是王允的队友,并且牌的指向始终是与使用牌的武将对立阵营的角色(不考虑个别情况下无法选取适当目标的情况),即“王允将牌交给己方阵营”。收益按照即时牌差计算。

①假设【连计】交出杀,裸模两张没闪的概率=

,按照一血二牌的定律计算。

选项一中,若王允将杀交给己方阵营指向敌方一名武将,杀中则己方损失一张杀和一张武器牌,对方损失1血,净收益为0;若没杀中,则己方损失一张杀和一张武器牌,对方损失1牌,净收益为-1。

收益期望值

②借刀杀人、顺手牵羊牌差收益1的同时也因为技能条件不得不交出获得的武器牌,净收益按照0计算,决斗造成1点伤害的同时损失1牌并交出武器牌,净收益也按照0计算;南蛮入侵由于使用后不能指定王允和使用者本身为目标,假定全场其余目标均掉血,则己方净赚2血,亏损1牌和一件武器牌,净收益按照2计算;乐不思蜀、兵粮寸断限制回合内能力,假定对方减少了一次输出机会和过牌能力,净收益也按照2计算;过河拆桥净收益为-1;闪电、铁索连环由于有延时发挥的效应,算上发动后必须交出的武器牌,直接牌差净收益为-2;不考虑无懈可击的结算。

同【连计】交出杀的情况,由于杀和黑色锦囊牌基本上均为负面作用的卡牌,仅考虑将黑色锦囊牌交给己方队友指向敌方武将的情况考虑以上的设定和每种黑色锦囊牌的数量。

则【连计】交出黑色锦囊牌后选项一的简单牌差收益的期望值

综合考虑,当既能通过杀又能通过黑色锦囊发动【连计】的时候,为简化计算,各取50%进行计算。

【连计】选项一的综合牌差收益

EX3=

可忽略不计。

“王允将牌交给敌方阵营”剥夺武器的过程中,杀中则己方损失1血和一张杀,获取敌方一把武器,净收益为-1;没杀中则己方损失1杀1闪,获取敌方一把武器,净收益为0。

收益期望值

由于杀和黑色锦囊牌大部分是具有负面作用的对己方有较大实用价值的牌,而王允【连计】交出后,显然敌方选择选项一,将负面作用转移并单纯损失1张装备牌要比自己承受负面作用同时损失一张装备牌要划算的多,因此选项二仍然只考虑【连计】将牌交予己方手里的情况。

①若【连计】交出的手牌是杀,则王允视为对己方武将使用一张杀(无距离限制),若闪掉,则相当于将一张牌堆里的武器牌交给王允,结果相当于团队用一张杀换来一把武器,净收益为0;若杀中,则相当于团队用1血换来一把武器,净收益为-1;

综合考虑的话

②借刀杀人、顺手牵羊由于指定自己人为目标,团队牌差为0,并直接获取一张武器,净收益按照1计算;

铁索连环有延时发挥效应,结算后相当于以己方武将连环状态为代价,获取牌堆的一张武器牌而没有即时的损失,收益也按照1计算;

闪电、乐不思蜀、兵粮寸断结算的结果是王允直接获取一张武器牌(原因将在后面阐述),净收益也按照1计算;

【连计】交出无懈可击强制选项二结算,由于无懈可击无法在【连计】结算的过程中发挥作用,跳过执行而直接进行武器牌转移的结算,净收益也按照1计算;

过河拆桥相当于用己方一张牌换取牌堆中一把武器,净收益为0;

决斗和杀类似,相当于用1点伤害换取牌堆的一张武器牌,净收益按照-1计算;

南蛮入侵假定全场其余目标均掉血,则己方王允不受影响,并获取一张武器牌,净收益按照3计算;

则【连计】选项二的综合牌差收益

EZ3=

由此可见,大部分时候,王允【连计】发动后,对己方是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牌差收益的,相对地,还有负面牌差收益的倾向,尤其对于黑色锦囊牌,有时候甚至不如自己直接使用。因此【连计】注定是一个功能性的技能,除非用于配合特定的武将或者用于控制关键距离,否则其发动并没有任何意义。

c.有关【连计】的一些特殊结算问题,在这里总结。

①有关无懈可击的问题,由于【连计】交出无懈可击的时间点并没有任何无懈可击触发的条件,而选项一中“使用该牌”和选项二中“视为使用”都不是技能结算的必要条件,若在该时间点有不能执行的操作,则不执行而继续下面的结算。因此【连计】交出无懈可击,由于无懈可击指定的对象是某一张牌(对应实体牌或虚拟牌)而不是某一角色,因此实际上选项一和选项二的前置条件均无法执行。那么后续执行的效果是选项一还是选项二呢?由于选项一描述“将装备区里的武器牌交给该牌的一个目标角色”的“目标角色”无对应实体,则无法执行,系统默认执行选项二“将装备区内的武器牌交给你”的步骤,其中“你”便是指王允。因此最终结算的结果,相当于王允用一张无懈可击,获得了牌堆中的一张武器牌。

【连计】无懈可击的结算过程良好地体现了OL技能结算的规则,即:一个技能结算的整个流程中,若某一环节不是必要条件,则跳过不能执行的环节,继续下一环节的结算。我们可以理解为,【连计】无懈可击结算的过程中,系统自动判定了可执行的部分而默认执行整个流程。

用一个简单的流程图,来直观模拟OL系统结算的整个过程。

上述流程图类似于【连计】交出有距离限制的牌而无法使用的情况。

我们可以类比物理学中的电流传导来理解这两个结算问题。

其中,电流相当于【连计】结算的整个流程,他自起点到终点依次传递执行;R相当于结算中间的某一环节,而当这一环节发生故障短路的时候,电流可直接绕过该部分的继续传导,类比于技能结算跳过不能执行的部分;而在某一分支的时候,其中一个分支的是不通的,则默认从分支二继续传导,类比于无懈可击最终执行选项二的最终部分。

类似地,【连计】也可能因为前面的结算问题,导致最终的结算效果失去发动的条件。例如,王允将一张借刀杀人交给一名武将,该武将选择选项二“视为对其使用借刀杀人”,将武器交予王允,则因为该操作导致该武将的武器在“王允获得其武器牌”结算之前便失去发动条件,因此最终的结算并不能执行。虽然最终的技能表面效果是一样的,但其机制理应是不同的。再比如,【连计】将杀交给一名武将,指向1血的魏蔡文姬,蔡文姬的【陈情】使该武将弃掉其武器牌,则后续不会再执行武器牌转移的操作。

②有关黑桃A闪电这张牌,由于也是黑色锦囊牌,因此也可以作为【连计】给出去的牌。而若进行选项二“视为对其使用”,由于闪电的牌面文字描述限定闪电必须由一名玩家使用,将闪电首先置于自己的判定区,这有违于“视为对其使用”的描述(这样做既违背了使用对象,也违背了使用后的合理位置),因此跳过不能执行的部分,继续执行后面的结算。其结果相当于王允通过一张无法使用的闪电换取了牌堆里的一张武器牌。而若进行选项一,则闪电只能指定自己为目标,结果相当于获得王允牌的武将获得牌堆里的一张武器牌。

③有关乐不思蜀、兵粮寸断这两张牌,当进行选项二的结算的时候,系统执行的结果是王允“视为对其使用”的效果无效,继续后续结算,结果是王允获得一张武器牌。这大概是由于,选项二“视为使用”的是一张虚拟不存在的牌。而乐不思蜀、兵粮寸断结算的时候,需要将这两张牌的实体牌置于目标的判定区,而虚拟牌是无法进行该操作的,两者冲突,所以遵循“不能执行的部分则不执行”的原则,王允直接获得武器牌。

④标袁术【同疾】会限制【连计】中杀的目标选取。若进行选项一,则长距离武器只能指定袁术为目标,并将武器牌交给袁术;若进行选项二,由于王允有标袁术的距离,同疾生效,“视为对其使用”的目标若不是标袁术本身,则产生冲突,不能执行,跳过该部分继续进行下面结算,则王允直接获得武器牌。

⑤选项二“视为使用”的牌若是杀,则计入王允该回合杀的使用次数限制。若王允优先发动【连计】,则可能会占用回合内的杀使用次数限制,随后便不能再使用杀了。若先使用杀,再发动【连计】则不会受到影响,类似于星彩【枪舞】和SP关羽【怒斩】的结算。同时,“视为使用”的牌计算花色和属性。例如,王允给出黑桃顺手牵羊,则“视为使用”可以触发钟繇的【佐定】,并会附带杀的属性。

目前OL实测结果,选项二“视为使用”不再具有花色,但仍然具有属性伤害。

⑦选项一中,【连计】交出的牌具有距离限制。但使用牌的对象不是王允,因此可能因为使用杀的武将的技能使其不再具有距离限制,或限制条件发生改变。例如黄月英【奇才】、黄忠【烈弓】以及徐晃【断粮】。

谋逞

觉醒技,当其他角色使用因“连计”交给其的牌累计造成伤害达到3点后,你失去技能“连计”,然后获得技能“矜功”。

分析:

这个技能主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①觉醒累计造成3点伤害的来源必须均来自于其他角色而不是王允,这意味着若想觉醒,只能通过选项一的执行来实现。

②该觉醒技的发动时机只能是王允的出牌阶段,因此觉醒后,仍然处于该阶段,王允可以立即使用【矜功】。

3.矜功: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将一张装备牌或【杀】当一张随机锦囊牌使用(三选一),然后本回合的结束阶段,若你于本回合内未造成过伤害,你失去1点体力。

分析:

有关这个技能,我们类比【连计】做一系列简单的计算。

装备牌+杀总计70张,占70/161≈43%

裸模两张能发动的概率=68.2%

锦囊牌共13种

笑里藏刀、美人计、南蛮入侵、万箭齐发、决斗、桃园结义、顺手牵羊、五谷丰登、过河拆桥、火攻、无中生有、铁索连环、借刀杀人。

其中,美人计和笑里藏刀是仅能通过【矜功】声明使用的特殊锦囊牌。

做以下简单分类

①攻击类锦囊牌:火攻、南蛮入侵、决斗、万箭齐发、笑里藏刀。5/13

②干扰控制类锦囊牌:借刀杀人、顺手牵羊、过河拆桥、铁索连环、美人计。5/13

③防御收益类锦囊:五谷丰登、桃园结义、无中生有。3/15

无法出现的锦囊:闪电、乐不思蜀、兵粮寸断、无懈可击

三选一的情况下:

①至少有一个选项是攻击类锦囊牌概率=80.4%

②至少有一个选项是干扰控制类锦囊牌概率=80.4%

③至少有一个选项是防御收益类锦囊牌概率=58%

1血=2牌计算。为简化计算,做以下假设:

①发动目标角色大于1的锦囊对全场武将均生效(南蛮入侵全场扣体力,桃园结义全场回体力,五谷丰登全场获得1牌)。

②笑里藏刀始终对满体力角色使用。

③排除无法获得和没有上线的武将,207名身份局武将中有30名女性武将,比例约为14.4%

身份局8人的情况下,出现女将的期望EW=1.152 ,向下取整为1。出牌阶段,王允对男性武将使用美人计,则获取1张牌,由于是王允的回合,王允摸2张牌,同时获取美人计目标的一张牌,大多数情况下,其手牌数量应大于美人计的目标,因此王允受到1点伤害。美人计的牌差净收益按照-1计算。

④计算收益不考虑任何其他技能的影响,并假设王允在回合内必然造成伤害。

⑤净牌差收益考虑己方牌和敌方团队牌数变动的差。

⑥只考虑即时的牌差,不考虑铁索连环的延时收益。

即时牌差收益总结如下:

1牌差收益:铁索连环、桃园结义、美人计。

0牌差收益:火攻、过河拆桥、五谷丰登。

1牌差收益:南蛮入侵、决斗、万箭齐发、顺手牵羊、无中生有、借刀杀人、笑里藏刀。

三选一情况下:

①假设发动技能时三个选项中始终进行牌差收益最大选项。

②进一步,假设3个选项全部属于即时-1牌差的收益,由于【矜功】必然出现美人计和笑里藏刀其中一个,则该条件下,出现的一定是美人计,则其概率P(X1)= 0.3%

则:

a.-1牌差收益期望值EX1=-0.003

b.0牌差收益的情况下,三个选项中至少有1个是0牌差收益的锦囊,并且不能出现1牌差收益的锦囊,因此出现的也一定是美人计而不能是笑里藏刀,其概率P(X2)=3.1%

0牌差收益的期望值EX2=0

c.1牌差收益的情况下,三个选项中至少有1个是1牌差收益的锦囊,其概率P(X3)=93%

1牌差收益的期望值EX3=0.93

③最后,再考虑王允裸模2张发动技能的概率,则觉醒后,王允回合内【矜功】牌差收益EX= 0.63

可见,【矜功】带来的牌差收益是正值,但也不显著。上述计算没有考虑王允没有造成伤害而回合结束扣体力的情况,因此实际收益理应还会更小。但并不能简单地判断觉醒后王允的能力。我们都知道,AOE带来的收益问题不能简单地做计算,而王允觉醒后无异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潜在的毁灭性,这使得其具有一定的加分。而且,有一些锦囊的使用并不如上述计算过程中那样,最典型的比如专属锦囊笑里藏刀,实战中基本上不太会用来打伤害,而是用于配合摸牌使用。

有关这个技能,还需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①【矜功】使用的锦囊牌花色和点数同原牌。

②美人计和笑里藏刀必然出现其中一个,不重复。

总而言之,王允在前期是一个非常注重配合能力的武将,在他觉醒之后,具备一定的单挑能力。谈到他的技能设计,我觉得是非常精妙的。一技能“连计”正是和三国演义中的“孟德献刀”这一故事挂钩,由王允授予自己收藏的宝刀给曹操(你可以交给一名其他角色一张【杀】或黑色锦囊牌,并令该角色使用牌堆中的随机一张武器牌),然后由曹操向董卓假意献刀,然后找机会行刺(然后该角色选择一项:1.对除你以外的角色使用该牌,并将装备区里的武器牌交给该牌的一个目标角色;2.视为你对其使用此牌,并将装备区内的武器牌交给你),其中的第二选项也正是有推测之意,正指王允行事小心谨慎,如果献刀人不按计划行动,那么王允就除掉此人,以防自己的心思被暴露。觉醒后获得的技能“矜功”,指的是王允除掉董卓之后,居功自傲,刚愎自用,因为没有妥善处置董卓旧部,被李傕、郭汜等人率众反噬(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将一张装备牌或【杀】当一张随机锦囊牌使用(三选一),然后本回合的结束阶段,若你于本回合内未造成过伤害,你失去1点体力)。王允的技能设计结合了演义形象和历史形象,技能的局限性,也令我们在使用王允时,能够对筹划密谋之行感同身受,使用不当就会造成不良后果。另外,附上刚才的一些概率计算的算式

使用技巧

如何运用连计产生奇效输出

连计是一个耗费手牌的技能,它需要王允有【杀】或黑色锦囊牌时才能发动。在军争牌堆中,【杀】是一个比较常见的基本牌,普通【杀】和属性【杀】的合计数量是44张。而黑色锦囊牌又分别分为多种(参见上表)

大家可以发现,可用来发动“连计”的黑色锦囊牌总共有30张,加上44张各类【杀】,可用牌约占整个牌堆-161张牌的46%(牌堆中包含【木牛流马】),在场上没有过牌量非常大的武将和拆迁办的干扰时,王允能发动“连计”的几率还是比较高的。但是,想要用“连计”进行有效的输出,基本上上都是靠交给其他角色【杀】来完成。

“连计”的选择权完全掌控在获得“连计”牌的角色手中,当王允对你发动“连计”交出【杀】,你作为王允的队友时,尽量对己方的集火目标或敌方的非菜刀流进行攻击,使用【杀】。如果说,你对一个不是必要攻击目标或不是此【杀】必中的情况下,尽量少对一些急切需要武器提供攻击范围的敌方菜刀流武将使用【杀】。操作不当,敌方的菜刀流会抓起拿到武器的机会反攻。另外,王允在发动“连计”交给队友【杀】时,也需要注意不确定能将敌方一名角色一击毙命的情况下,尽量不给我方已有武器牌且需要武器提供攻击范围的角色;能够保证造成大量输出、关键输出时,可以优先对己方可不依靠武器提供攻击范围的菜刀发动“连计”,其次可以对己方被卡攻击范围,打酱油中的短手菜刀发动“连计”,暂时做出一次性的奇效输出。往往我们会觉得,王允“连计”令队友使用【杀】的时候,就相当于回合内二刀。在王允的回合内的确是这样,如果到了那位被“连计”的队友角色的回合内,他因为“连计”而失去了装备牌中的武器牌,此时也没有摸到武器牌或者有其他方法提供有效的攻击范围,那么他本回合就不能使用【杀】。这个时候,就相当于王允的回合使用【杀】的次数+1,而被“连计”的队友回合内使用【杀】的次数-1,这一次发动的“连计”,就是白送了敌方一张武器牌,负收益的表现。王允在对队友发动“连计”后,会从牌堆中随机抽取一个武器然后置入其装备区,随机性是不可预料的,往往这个随机武器也因位置问题无法提供有效的攻击范围。所以,想发动“连计”进行输出,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当你需要使用【南蛮入侵】时,你可以发动“连计”将【南蛮入侵】交给脆弱的队友,当该角色使用【南蛮入侵】时,因为“连计”的效果,你也不会被【南蛮入侵】作为目标,达到了保护该队友的同时,该角色还可以将装备区的武器牌提供给其他需要武器牌的队友(其也作为在【南蛮入侵】的目标)。

至于关键时刻,必须使用【决斗】时,如果你没有把握能够斗赢那位敌方角色,你也可以将就【决斗】交给己方手中可打出【杀】较多的角色,不是必须使用【决斗】,就尽量不对装备区中有武器牌的队友“连计”这张牌,这种举动往往会导致该队友之后无攻击范围,无法输出。

如何运用连计进行有效的控制

“连计”发动之后,无论是选项1还是选项2,获得“连计”牌的角色装备区中的武器牌会被新的武器牌顶掉,新的武器牌在使用“连计”牌之后会被转移或落到王允手中;如果牌堆中没有武器牌,那么获得“连计”牌的角色装备区中原有的武器牌就会被弄走(除非其装备区中没有武器牌)。所以,王允可以发动“连计”交给敌方【闪电】【铁索连环】这些无关紧要的牌来进行强控敌方的武器,削减其攻击范围,但也要考虑场上是否有能够控判定和能够造成属性伤害的武将。在友方状态都很好的情况下,也可以交给敌方【杀】来强控。当然,这个控制是很局限性的,往往只能针对敌方的其中一人。我打一个比方,例如你首先对敌人A发动“连计”,A对自己的队友B使用牌,将自己装备区中的武器牌交给自己的队友B;下一个回合,你对B发动“连计”,B做了个同样的流程,将自己装备区的武器又交给自己的队友A。敌人接收了无关紧要的“连计”牌后,可以用这种方法保证随机获得至关重要的武器牌不会流出。所以,“连计”的首选控制目标一定是敌方需要武器提供攻击范围的菜刀流。

某些必须控制其武器的敌方菜刀流,例如许禇、曹休等,你在没有那种无关紧要的牌时,也可以在承担负面效果的决心下,发动“连计”交给他们锦囊牌来搏一搏,只要该角色的装备区中在发动“连计”后没有武器牌,那么就达到了王允的控制目的。

连计的巧妙运用

当己方的角色判定区中有【乐不思蜀】【兵粮寸断】等牌时,你可以通过发动“连计”交给他【顺手牵羊】【过河拆桥】,获得“连计”牌的角色选择技能选项2来做到无损或近似无损的方法来顺拆延时锦囊和去除【闪电】的危害风险,获得“连计”牌的角色在交出装备区中的武器牌后,获得的【顺手牵羊】【过河拆桥】还可以二次利用;或者,你可以将【顺手牵羊】【过河拆桥】交给能对该角色使用这些牌的另一名队友,获得“连计”牌的角色选择技能选项1来达到同样的目的。但王允要小心这些种方法会令获得“连计”牌的角色无攻击范围,而失去输出机会。

王允在缺少武器牌提供攻击范围且急需输出时,也可以通过发动“连计”来向队友处搜刮武器牌,其实就王允等于从牌堆中获得了一张随机武器牌,只是从队友那里过手而已,这样做还能和某些特定技能的武将达成配合。

矜功的用法

当王允觉醒之后,会获得技能“矜功”。觉醒后的王允有一种类似于郭皇后“矫诏”的能力,但是“矜功”的局限性比“矫诏”要大的多。发动技能“矜功”需要【杀】或装备牌的支持,发动技能“矜功”所转化的锦囊是随机的,虽然能够三选一,并且至少会出现【美人计】或【笑里藏刀】其中一个锦囊,依然不如其他能够转化KEY牌的武将稳定。“矜功”和“连计”有少量的联动,因为王允觉醒前通过“连计”所获得的无用武器牌,可以在觉醒后用来发动“矜功”。所以,当王允并不是敌方的集火目标时,可以在手牌中留取少量的装备牌,以便觉醒后的不时之需。

王允自身是一个摸牌白,在没有其他角色辅助给牌的情况下,【杀】几乎是王允的主要攻击手段。当王允用【杀】发动“矜功”时,很难再造成其他的伤害,如果发动“矜功”所使用的牌没有造成伤害,直至本回合结束阶段,王允还是没有造成伤害,那么王允就会失去一点体力。只是因为这一点,王允即便有条件也不能随意的发动“矜功”。如果你在回合内无法造成伤害,不是关键时刻,不要去为了蝇头小利发动“矜功”使用非输出型锦囊。往往残局时,就因为王允无意间失去体力而成为团队突破口。

“矜功”能够转化两张非同寻常的专属锦囊牌,这两张华丽丽的普通锦囊都需要谨慎使用。【美人计】具有一定的限制,需要场上有女性角色才能发挥控制效果,若被控制者因此造成大面积的空虚,比王允的手牌少,王允会受到他的一点伤害,并且王允本回合无法造成伤害的话,回合结束阶段又会失去一点体力,卖两血来放一个锦囊,很可能得不偿失。如果场上没有女性角色,此时王允正处于出牌阶段,其他角色都处于回合外,如果没有回合外能大量囤积手牌的武将,很难会出现比出牌阶段的王允手牌多的情况,只有王允自己的手牌异常空虚的时候才有机会使用。【笑里藏刀】很像小乔发动“天香”的一弹,但是两者的区别在于:“天香”先受到伤害,然后摸牌;【笑里藏刀】先摸牌,再造成伤害。所以说,【笑里藏刀】尽量对损失体力值少或无损体力的敌方角色使用,对己方的卖血流或体力上限高的角色适当使用,来在窘迫或关键的时刻卖血过牌。

以上就是三国杀王允篇全部内容;搜索关键词()还能找到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地址:https://www.66152.com/article/202106/260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