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

首页图文正文53

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

本文核心词:ABO,蓝忘机,忘羡,魏无羡

身负隐秘攻*深情无悔受

人物OOC严重

圈地自萌,雷者慎入,互相尊重

本文仅上传B站,禁二传二改

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_WWW.66152.COM

ABO私设:

隐泽丹为抑制剂,青丝绕为催情散。

乾元坤泽中庸皆有特定信香可被识别,中庸无特殊香味,乾元和坤泽之间互相心悦才能闻到独有香味。

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_WWW.66152.COM

正文:

突如起来的清莲信香让素来清冽如同不食凡间烟火的蓝忘机喉结上下滚动,清冷的眸底似乎被这饱含甜味的莲香点燃了一把火……熊熊欲火……他强压下心头的燥热,颤抖着轻声唤道:“魏婴……魏婴!……”

握在掌心的指节轻轻动了动,魏婴睁开了双眼,“恩……蓝湛……我好热……好难受……”边说边泪眼朦胧地拥上,将自己投入他的怀抱。有了坚实的臂膀,魏婴瞬间化成了一潭春水。衣料的轻微摩擦因为敏感被无限放大,令他战栗不已。蓝忘机望着魏婴愈发绯红的脸庞,心下一沉,莲花的香气变得越发浓郁……魏婴……这是雨露期来了……

魏婴无意识地勾住蓝忘机的脖子,轻踹着气,他灼热的呼吸几乎渗进蓝忘机的血脉里。他尽力平复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他该怎么办……作为坤泽这人身上应该会配有隐泽丹,可这人刚刚在潭水中这么一泡,即便有,也化无了吧……

浓烈的莲香不断的提醒着蓝忘机:你喜欢他。

蓝忘机垂下眼,极力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扩散对魏婴产生更深的影响。不禁苦笑,仿佛是对自己无尽的嘲讽:是啊,我爱他……

可是,那又如何?若是此时,他以魏婴雨露期为由强制标记了他,只会成就一对怨侣。魏婴不会原谅自己的,他也会一辈子活在愧疚和悔恨之中,梦终归是梦……他只能运转周身灵力尽可能减轻魏婴的不适。

然,就在蓝忘机苦苦挣扎反复纠结时,一道银色光辉包围了两人。再睁眼,两人已回到了道玄的屋中。道玄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将一粒特制隐泽丹喂给了魏婴。蓝忘机被道玄的目光盯的有些恼羞成怒,但强行克制住自己并未多言。

魏无羡清醒之时,看到道玄站在他身前,手中多了个状如铁块但通体透着明亮银灰光芒的东西。

“小家伙,这是你想要的东西。”他将东西交至魏无羡手中。

魏无羡有些怔忡,望着手中闪着光亮的物品,他意外地说不出话来。“这……这是炼化后的阴铁剑?……这难道是阴虎符?”他没有想到道玄竟会如此轻易的将阴虎符给到自己。“为……为什么?你甚至连我要阴虎符的原因都没问……”

“没这个必要。小家伙,你记住,这东西不管是早是晚,它都是你们的。这个东西我本来就是打算要给我徒儿成婚的贺礼。”道玄别有所指地笑到,笑中的深意颇值得玩味。

“可是……”魏无羡慌了,道玄根本是在告诉他,阴虎符是他要留给徒婿的礼物,而他和蓝忘机却不是他想的那样,如何能收;可是不收的话,阿澄他……

蓝忘机明白他的顾忌,及时出声道:“魏婴,你安心收下吧!”

魏无羡愕然回首,呆望着他,却无法从他平静无波的脸庞看出任何端倪。

道玄放声大笑,“好、好,这阴虎符一收,你就非忘机不可了。你们小两口还不快拜谢师父我促成了你们一桩美好姻缘?”

骑虎难下的蓝忘机,不得不硬着头皮挤出声音:“多谢师父。”

两双目光全集中在魏无羡身上,他无奈且有些羞赧地跟着低声轻语:“多谢……师父。”

“好个夫唱夫随!就这样决定了,师父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蓝忘机连苦笑的力气都没了,不过,他依然不后悔配合演这场戏,只要魏婴能顺利拿到阴虎符,事后他会自己设法向师父解释的。

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_WWW.66152.COM

道玄热心的挽留,说是魏婴伤了身子,让他在暮溪山上待了好几天。对他疼惜又慈爱的态度,好似真把他当成了侄婿,所以面对道玄,魏无羡总是有深刻的愧疚感。欺骗他,原非他所愿,然而面对这么和蔼的老人,他又狠不下心告诉他实话,戳破他自我编织的美丽假象。所以,他的疼爱,每每总叫魏无羡受之有愧。

道玄此人,一点不像传闻中的那种仙气飘飘的得道高人……这个人狂得很,人狂、说话狂、行事狂,待人直爽,豪气干云。这是这些天相处下来,魏无羡得到的结果。渐渐的,魏无羡也喜欢上这个老人,当初的迫不得已,演变至今,他已真正发自内心将他当成自己的师父。那声令他尴尬的称呼,如今是叫得又自然又顺口。

把玩着手中的阴虎符,他心头乱纷纷的。阴虎符是取到手了,而道玄的条件却是要他嫁给蓝忘机,他该将事情告诉他吗?蓝忘机要他安心收下,这又是什么意思?在玄武洞,自己雨露期提前,在他面前信香四溢不受控他一个乾元都没有多碰自己一下……他就这么厌恶自己么……

“在想什么?”心之所系的嗓音由身后响起。

“额……蓝……蓝湛。”他回首,朝他淡淡一笑。

蓝忘机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阴虎符,知道他是在为道玄说的话烦恼。“阴虎符你可以收下,但用不着为此委屈自己假戏真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冷淡道。

魏无羡愣愣望着他,“你以为……”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在演戏?!

不是啊!他是真的发自内心,将他的师父当成了自己的,况且早在收下阴虎符之前,他便已完整交出了他的心、他的情,他是多么真切的想将终身托付给他,随他到天涯海角,无怨无悔……

可惜蓝忘机不了解他这片痴痴的情意。“我没有以为什么,也从未将我师父的话当真,你也别放在心上,一个阴虎符,不值得你做这么大的牺牲。”

这不是牺牲,是他刻骨的深情呀!他在心底呐喊着。

“你从头到尾都在配合著我做戏?”没有一丝真心?他感到失望、感到心寒!

他故作轻松地撇撇唇,神情淡淡的。”是不是做戏又何妨?反正阴虎符你已如愿取到手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错了、错了!蓝忘机,你错得离谱!魏婴柔肠寸断地想,取不取得到阴虎符是其次,重要的是在这场错点鸳鸯的戏码中,你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有着什么样的心情,这对我才是最重要的,你懂不懂、懂不懂呀!

最令他心痛的,不是蓝忘机此刻不关痛痒的冷淡表情,而是他让他觉得,他在勉强自己配合他,莫非自己就这么令他难以忍受?

然而,如果他够细心、如果他别一径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他就该想到,蓝忘机不是一个会勉强自己的人,若非投入了自己的真心,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左右他;又如果,他曾多一分细心去观察他,将会发现他眼中不经意闪过的痛楚煎熬,若非对他有情,他何需如此挣扎,饱受折磨?

“是啊!我是取到阴虎符了,可是……”魏无羡酸涩地一笑,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呀!一个坤泽用尽一生的情,换来的是对方的无动于衷、淡漠无情,只留下满心的伤痕、独自垂泪的悲凉。

“我说过了,你不需履行任何承诺,我不会娶你。”他坚决的道,用意是想让他放心,但他绝不会知道这句话反而狠狠伤了他。“只要一下暮溪山,我们就什么瓜葛也没了。”

他就这么急着想离开他,和他划清界线?魏婴的心再度碎了一地。“再清楚不过了。”他强打起精神,强颜欢笑的回答。

凝视他含着凄怨,却透着倔强的脸庞,他有着纳闷和不解。

他不是如愿得到阴虎符了吗?那他为什么依旧愁眉深锁,心事重重的模样?

内心犹豫了许久,他还是没问出口,只丢下一句:“早点歇着。”便抛下他,独自走进沉沉的夜幕中。

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_WWW.66152.COM

木屋不远处,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湍流而下的瀑布,如白绢般,将四周雅致的景物点缀得如诗如画。

蓝忘机站在溪边,黑眸如夜般的深沉幽冷,谁也无从得知他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

魏无羡没有随他出去,但是目光却从未离开过那修长挺拔的身形。

“这么难分难舍,怎么不跟着他去呢?两人月下漫步不是更有诗意?”道玄隐含戏谑的嗓音突然响起,拉回了魏无羡的视线及思绪。

“师父。”魏无羡连忙唤道。“你还没睡?”

“是啊!在想你们小俩口的事,睡不着。”他目光随之望向不远处的硕长身影,“光是远远望着干过瘾就满足啦!不过去陪陪他,两人花前月下,正是情话绵绵的时刻。”

面对这么慈祥的老人,魏无羡内心的罪恶感更深了,他不断为难挣扎,犹豫着该不该将实情和盘托出,最后,他还是向自己的道德良知投降了。

“师……不,或许我不该这么称呼你。其实,我和蓝湛……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会离家,是为了我的小弟江澄到这儿来求取阴虎符,在半途中巧遇正好要到此地的蓝湛,所以结伴同行,就这么单纯,他不可能娶我,而我也不会嫁给他。我很抱歉欺瞒了你,至于阴虎符,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同意我带走,助我弟弟逃过他生命中最大的劫难……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没话说。”他一口气说完,递出阴虎符,深吸了口气,等候预期中愤怒的责备。

出乎意料的,道玄没有发怒,更没有取回阴虎符,反而含笑轻抚魏无羡的头。“收下吧!小家伙,这些我早看出来了。”

“你……怎么会”魏无羡张口结舌,久久无法消化他所接收到的讯息。

道玄笑了笑,“你们这点小花样我早看穿了,你以为我看不出你们之间的异样我只是不想拆穿罢了。”

“那,你为什么还肯将阴虎符给我?”魏无羡讶异地问。

“因为你想要,不是吗?诚如我先前所说,忘机从未向我要求过什么,生平第一次开口,我不想让他失望。”况且天命所归,早晚还是要给你——这句在心中补充。

第一次?魏无羡心乱如麻,分不清是悲是喜。蓝忘机居然为了他而打破自己的原则,首度开口求道玄,是否他可以希冀自己在他心中也有着一席之地?

看穿了他的心思,道玄直言不讳道:“小家伙,你爱惨了我那傻徒弟吧?”

此言一出,魏无羡震惊地瞪大眼。“你……”

“我怎么知道?是吗?”他代魏无羡说完。“你这点小心思也想瞒过我?”

魏无羡苦涩地一笑。他实在不该有太多的惊讶,道玄是何许人也,他怎瞒得了他。于是他不再压抑,将视线投向溪流旁的身影,眷恋不舍的目光似乎想将一生的爱恋全倾巢而出,再也不忍移目。“我不否认,我是爱他,只可惜付出全部真情,换来的只是他依旧无心的对待。在他心中,我无足轻重,这也是我悲哀的地方。”

“你错了,徒弟是我的,我了解他。你不要被他的冰冷和孤傲所误导,用你爱他的心,去感受他默默为你付出的一切,你会发现,他其实并不如表面的冷硬无情。”道玄语重心长地叹道,睿智的言语,企图点醒迷惆的魏无羡。

“可是……”他哀怨地说:“他拒绝过我,那时的他,眼神毫无感情,态度毫无眷恋,叫我如何相信他也有心,他也会为我心疼、对我怜惜?”如果这一路下来屡遭冷酷对待的人是他,魏无羡相信他绝不会有这种天真乐观到近乎可笑的想法。

“外表是可以装出来的,如果你曾走进他孤寂的内心世界,如果你懂他。爱他,你渐渐就能体会。你爱对了人,他是一个值得你爱的男人,不是我老王卖瓜,忘机确实值得你用一生的时间相伴相随。”

魏无羡心湖激荡不已,久久难以自波涛汹涌的思绪中平复。

“或许你已经明白,但我还是想提醒你。忘机从不求人,为了你,他破例拉下身段向我要求阴虎符,这对他而言多么困难你明白吗?还陪你共闯玄武洞,所以我当下什么也不说就决定将阴虎符给你。如果不是你在他心中有特别的意义,他不会为了你一再勉强做他不想做的事。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明白的在告诉你,他在意你吗?”

“我不知道你对他的事了解多少,我只能说,他就算有情,也会牢牢禁锢起来,不泄漏一丝一毫,他有他的苦楚,这不是你我能了解的范围。徘徊在爱与不爱之间,我相信他不比你好过,如果你觉得他对你太残忍无情,那也是因为太过多情的缘故,否则他不必如此痛苦的压抑,明白吗?”

冰心聪颖的魏无羡,立即洞悉他话中的深意。“你指的是……他十五月圆……呃,异于常人的反应吗?”

道玄意外地挑起眉。“你知道?”

“不怎么清楚,只知道那一天的他好奇怪、好反常,又好……”他小心斟酌着词汇:“好吓人。”

“那么,你会害怕他排斥他吗?”

“突发之时,我的确很害怕,可是他终究还是没侵犯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可是我知道他是身不由己,所以我不会因为这样而怕他或怪他。”

“你说的没错,他是身不由己。这是忘机的事,我没有权利告诉你什么,如果他想让你知道,他会自己说,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每月十五夜晚,他所做的一切并非他所愿。阿羡,告诉我,你会因此而嫌弃他、甚至视他为怪物吗?”

“怪物”二字如利刃般戳进胸口,他心痛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这就是蓝忘机逃避他、不敢轻蹈感情天地的原因……他忽然好为他心疼。

“不,他不是,他绝不是怪物!我早该想到的……我好迟钝!”深吸了口气,他道:“如果上天肯给我机会、如果他真的有一点点在乎我,我会努力,只是……”只是他们相处的时间已屈指可数。

道玄对他的反对感到满意,也明白他的意思。“你这些天来留在这里,不就是因为舍不得离开他吗?”他明白开口留他的人虽是自己,但真正让他不舍离去的人,却是自家徒儿。“你们有缘,如果你爱他的心够坚定,你们就有相守一生的缘分。机会不是等上天给的,你自己要懂得把握。”他暗示道。

“你是说?”

“我什么都没说。”他又回复到他爱捉弄人的一面,“夜深了,赏了一晚的月,好累哟,睡觉去了!”临走前,还不忘回过头叮咛:“记得喔,我‘什么都没说’!”

呵!好可耻,话说完了就妄想推卸责任!

“师……师父!”居然不理他!

魏无羡困惑地呆立原地,始终想不透他口中的“机会”为何。

道玄一离开,魏无羡的目光又飘向那令他爱恋心疼的寂寥身影,他没有多做犹豫立刻朝他的方向走去。“你在为什么事心烦?”他悄悄来到蓝忘机身后,轻声地问。

他没回答,目光始终停泊在水波粼粼的河面。

“我不知道你怕不怕孤独,但是我怕极了那种孤寂的感觉,如果你也是,我陪你。”他无尽温柔地说,那温暖醉人的眸子紧紧望住他。

他心头狂跳了一下。“即使我会站到天亮?”

他肯定的点了一下头。“我陪你到天亮。”就算要陪你到地老天荒,我也愿一生长伴你身侧,他在心中暗暗地说。

他震动了一下,摹然紧缩的心似乎漏跳了一拍,全身不自然的僵直了起来,连说话的音调都不稳了。“我习惯孤独,也享受孤独!”却在孤独中,面对自己的脆弱、自己的悲哀及凄怆……

“你不是。”他轻声否定了他的说法。“你或许习惯孤独,但这不是你要的,没有人会喜欢孤独。我知道你并不快乐,你其实也渴望有人陪伴的,不是吗?你为什么不试看接纳愿意陪你的人呢?”

蓝忘机一颤,恼怒地粗声说:“你少自以为是,想留下就留下,但是闭上你的嘴,不要烦我!”

魏无羡知道他又对他关起了心门。他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呢?他只是关心他呀!

他失望的想离开,可是道玄的话又在脑海浮现,他情愿相信他并不如表面的无情,于是他决定做个小小的试验。

“你知道吗?你已经狠狠伤了我的心──”他哀怨道,漾着水光的凄楚眸子紧瞅着他,逼真的演技连他都忍不住要为自己喝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一脸深受伤害的表情,作势欲转身离去之际,一只有力的手飞快的拉住她,蓝忘机急切地道:“别走!魏婴,我……道歉。”

冷傲的他,向来不说抱歉的,却每每在惹他伤心之后,一次又一次的对他表达歉意。

果然不出他所料。计谋成功的魏婴,在心底得意地偷笑。

望着他盈盈如秋水的美眸,他怦然心动,首度放任自己的感情轻声说道:“别走,留下来陪我,好吗?”

他没有回答,静静在他身旁,以无声的行动说明一切。

蓝忘机不得不承认,魏婴说的也许是正确的,他孤寂了许久的心,竟是这么渴盼有人相伴,尤其望着他时,这个念头益形强烈。

“冷吗?”他难得卸下冷峻的容颜,柔声对他表示关怀。

“不。”他轻轻摇头。“可是你刚刚靠药物压制了泽期,身子还很虚弱,受不得寒。”蓝忘机仍然脱下了自己的外衣覆在他身上。“谢谢。”这罕见的柔情举止,令他如痴如醉,整个人如飘在云端般,喜盈盈。

但,大好的心情,却又被随后冒出的一句话打消殆尽。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返家?”

顿时他笑容冻结,一颗心沉落谷底。

不去面对,并不代表问题不存在,该来的早晚都会面对,纵使不愿,分离的日子依然无情的降临。

不甘呀!可是又能如何?

不,至少不要这么快,他尚未准备好面对这一切,就这么离他而去,从此天涯陌路,无法相见,他会心碎至死!

“再过几天吧!”他逃避似地说,避重就轻道:“师父一直说希望我多待几天,陪陪他老人家,我挺舍不得离开他的。”他果真有睁眼说瞎话的潜力,瞧,说谎话说得这么溜,脸不红气不喘的。

“也好,那我就过几天再送你回去。”他漫不经心的随口说。

不经意的一句话,却引起了魏婴极度惊愕的反应。“什么?你刚才说什也?你……要送我回去?”

蓝忘机回了他“你大惊小怪”的一眼,淡然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的,否则就凭你,恐怕还没下暮溪山.我就得请你父母来替你收尸了。”

哪有人说话这么恶毒的!魏婴气呼呼地瞪着他,表达无言的抗议。

偏偏蓝忘机仍是一副无关痛痒的神态。“怎么?是不认同还是不愿意?算了、不要拉倒,当我多管闲……”

“要啦、要啦!”魏婴打断他的话,急忙说道。他才正因为要离开他而柔肠百转、情绪低落,这会儿他自告奋勇要当护“花”使者,他岂有不愿之理?开玩突!他就是耍赖也缠定他了!

这是不是就叫一失言成千古恨;望着他发亮的容颜,他忽然有股这辈子都无法脱身了的悲惨预感,莫非……他要为这“不智”的蠢决定赔上他的一生?

噢,老天!你不会这么残忍吧?

“魏无羡!你知不知道你笑得很贼?你让我觉得我似乎误上贼船!”

魏婴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他想通了,道玄说得没错,蓝湛纵使真对有他一丝丝的情意,心有顾忌的他,也绝不敢放任自己的感情,所以他不该太早死心。或许,他真的能成功的算计……噢,不!是掳获他的心。

“再望着我偷笑,我就把你丢下河去!”要命!坤泽都不好惹啊,看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笑得他毛骨忡然、寒毛一根根警戒的竖起,再这样下去,他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先下手为强,“做掉”他以绝后患!

“你知道吗?恃强凌弱的人最可耻了!”他接着否认:“你一个堂堂六尺、顶天立地的顶级乾元,有必要怕我这娇娇弱弱的小坤泽吗?只要你不把我‘怎样’我就谢天谢地了,哪还有本事把你‘怎样’啊!”

蓝忘机狐疑的望他一眼。“是这样吗?”

“难不成你怕万夫莫敌的你,到头来会反栽在我手中?”他反唇相讥。

“那也得要你有这个本事才行。”

“所以罗,你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夜深了,我实在困死了,没体力陪你站一夜,要当疯子你自个儿当,我睡觉去了。”他起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哦!差点忘了告诉你,明天一早我就起程回云梦,我不会赖床的……”说完后,他巧笑盈盈地离去。

直到他确定完全消化了魏无羡的话后,才跳起来叫道:“喂,你刚才不是说过两天才……哪还看得见他的人影呀!“莫名其妙,说话前后不一……”对者黑漆漆的夜,他犹困惑的兀自轻喃。

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_WWW.66152.COM

以上就是忘羡ABO 无羡巧弄忘机语双洁HE第五章全部内容;搜索关键词(ABO,蓝忘机,忘羡,魏无羡)还能找到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地址:https://www.66152.com/article/202106/260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