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纳什的妻子照片

首页图文正文847

据BBC报道,著名经济学家、博弈论创始人、《美丽心灵》男主角原型约翰纳什夫妇遇车祸,在美国新泽西州逝世。约翰纳什因发表两篇关于非合作博弈论的重要论文,彻底改变了人们对竞争和市场的看法。他证明了非合作博弈及其均衡解,并证明了均衡解的存在性,即著名的纳什均衡。

约翰福布斯纳什(John Forbes Nash Jr )1928年出生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工业城布鲁菲尔德的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亲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电子工程师,母亲则是拉丁语教师。纳什从小就很孤僻,他宁愿钻在书堆里,也不愿出去和同龄的孩子玩耍。但是那个时候,纳什的数学成绩并不出色,小学老师甚至常向他的家长抱怨纳什的数学有问题,因为他经常使用一些奇特的解题方法。而到了中学,这种情况就更加频繁了,老师在黑板上演算了整个黑板的习题,纳什只用简单的几步就能解出答案。

中学毕业后,纳什进入了匹兹堡的卡耐基梅隆大学学习,之后又进入卡耐基技术学院化学工程系。1948年,大学三年级的纳什同时被哈佛、普林斯顿、芝加哥和密执安大学录取,而普林斯顿(Princeton)大学则表现得更加热情。当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系主任莱夫谢茨感到了纳什的犹豫时,就立即写信敦促他选择普林斯顿,并为他承诺了一份1150美元的奖学金。当时的普林斯顿已经成了全世界的数学中心,爱因斯坦等世界级大师均云集于此。在普林斯顿自由的学术空气里,纳什如鱼得水,他21岁博士毕业,不到30岁已经闻名遐迩。1958年,纳什因其在数学领域的优异工作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新一代天才数学家中最杰出的人物。 1959年开始因精神分裂淡出学术界。 20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康复,1994年因对博弈论的杰出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纳什最重要的理论就是现在广泛出现在经济学教科书上的纳什均衡。而纳什均衡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囚徒困境,大意是:一个案子的两个嫌疑犯被分开审讯,警官分别告诉两个囚犯,如果两人均不招供,将各被判刑一年;如果你招供,而对方不招供,则你将被判刑三个月,而对方将被判刑十年;如果两人均招供,将均被判刑五年。于是,两人同时陷入招供还是不招供的两难处境。两个囚犯符合自己利益的选择是坦白招供,原本对双方都有利的策略不招供从而均被判刑1年就不会出现。这样两人都选择坦白的策略以及因此被判5年的结局被称为纳什均衡,也叫非合作均衡。纳什均衡是他21岁博士毕业的论文,也奠定了数十年后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基础。

约翰纳什的妻子照片:

约翰纳什的妻子照片_WWW.66152.COM

2002年3月24日洛杉矶第74届奥斯卡金像奖: 影片《美丽心灵》制片人布莱恩格雷泽(左二)与约翰福布斯纳什(右二)和他的妻子艾丽西亚(右一)

约翰纳什的妻子照片_WWW.66152.COM

《美丽心灵》导演:讲述纳什故事是我的荣幸:

约翰纳什的妻子照片_WWW.66152.COM

新浪财经讯 北京时间5月25日早间消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美丽心灵》原形约翰-纳什与其妻艾莉西亚于新泽西车祸身亡。

纳什享年86岁,妻子艾莉西亚82岁。据悉,纳什刚从挪威领取阿贝尔奖,返抵美国后由机场乘出租车回家时,由于司机超车导致失控被甩出窗外,当场宣告死亡。

纳什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他著名的博弈论广为人知,在学术界产生深远影响。同时他饱受偏执精神分裂症的折磨,即使在离婚后,其妻艾莉西亚也没有放弃对纳什的照顾。夫妇二人不幸罹难的消息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沉痛哀悼。

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克里斯托弗表示:对于纳什夫妇突然辞世的消息让我们难以置信且十分悲恸,他们对于普林斯顿大学来讲是非常特别的成员。约翰卓越的成就激 励了几代数学家、经济学家和科学家,他的才华以及在博弈论领域的开创性贡献影响了无数人。同时他与妻子艾莉西亚的故事更是感动了全世界的读者和影迷,他们被纳什面对挫折时的勇气所打动。

电影《美丽心灵》的导演朗-霍华德在推特(36.6,-0.08,-0.22%)上写道:愿逝者安息才华横溢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约翰纳什和他杰出的妻子艾莉西亚。能有幸讲述他们故事中的一部分是我的荣耀。

同时,《美丽心灵》中纳什的扮演者罗素-克劳也在推特上转发了夫妇二人罹难的消息:难以置信我的心与约翰和艾莉西亚一同甩了出去。一场无与伦比的合作,与美丽的头脑和美丽的心灵。(新浪财经 冯昊 发自纽约)

约翰纳什曾患严重精神病:

一提起纳什总想到《美丽心灵》;就像许多学者被博弈论的泡沫鼓舞着,想方设法在自己的研究里加点博弈论赶时髦。这些年博弈论在各类学科前沿炙手可热,我在普林斯顿的许多课堂上听到纳什的名字,越是那些像是离博弈论差之千里的领域,譬如生物、比较文学、历史,越是有学者绞尽脑汁想和博弈论攀上些亲戚。

在那些讲座里,纳什的名字总是和纳什均衡等同起来。只有一次,我在截然不同的语境中听教授说起纳什。那是一节异常心理学讲座,今天我想跟大家谈一个有趣的精神分裂症病例,病例的主人公是著名的纳什教授。心理学教授搬出一座庞大的老式录像带播放器,在投影仪上给我们放了一段访谈,我还清楚地记得访谈中旁白的第一句话:约翰-纳什曾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可他坚称他的疾病是全靠意志力治愈的。

约翰-纳什曾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可他坚称他的疾病是全靠意志力治愈的,他痛恨精神病院、痛恨药物,至今说起他妻子将他强行送入精神病院的情形,他都一脸心悸。

他共有两次入院经历,第一次入院在专治上层阶级的麦克林医院,那里的医生把精神分裂症当作心理疾病,成天做心理咨询,询问童年经历。他的同事唐纳德纽曼(Donald Newman)去看他,纳什说:唐纳德,如果我不变得正常,他们是不会让我出去的。可是,我从来没有正常过啊

第二次入院在特伦顿精神病院。访谈人和他故地重访,纳什站在草坪上,凝视着巍巍耸立的暗淡的建筑,拒绝再靠近半步。他们给你打针,让你变得像动物一样,好让他们像动物一样待你。在这里,他被迫接受了如今已被西方医学界停用的胰岛素昏迷治疗:大剂量注射胰岛素,让精神病人陷入昏迷状态。而病人清醒时,也状如行尸走肉。他开始只吃素食,以此抗议医院的治疗,当然没人把这当回事情。在长时间胰岛素昏迷治疗后,他终于变正常了,他生平从没有如此谦逊有礼。同事妻子回忆说:他看起来乖得就像刚被人打了一顿。

半年后,谦逊有礼的约翰-纳什终于从特伦敦精神病院出院。他换下肮脏的病患服,交出自己的号码(半年来他没有名字,只有这个数字标识),他踉跄地走出医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童年好友,和我讲讲我们一起玩的事情吧。那个治疗把我的童年记忆给抹掉了。

本文地址:https://www.66152.com/article/202104/69968.html